顺泰小说阅读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因材施教(4600)
    与此同时。

    吴良所画的拆分简笔图,也为诸葛亮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启发。

    “如果能先用这种方式将这个‘闭’的结构进行一番分析,搞清楚内部的组合结构,真正拆解的时候不是就不会出错了么?”

    诸葛亮暗自想到,不由又多看了吴良正在画的简笔图一眼。

    他虽然看出面前的这个“闭”采用的是“抱肩榫”的组合方式,但因为此前根本就没接触过孔明锁,想要搞清楚每一根方木的形状依旧需要发挥更多的想象力,这可不是一是一是半会便能够想象出来的。

    而吴良所画的简笔图又正好给诸葛亮提供了一个想象的方向,无疑令这件事变得容易了许多,无异于在诸葛亮的小脑瓜上开了一个新的脑洞。

    “老先生,你那里还有多余的笔与绢布么,可否借我一用?”

    诸葛亮忽然觉得灵感爆棚,连忙跑到于吉身边陪着笑脸问道。

    “你也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

    于吉不由有些惊疑的望着诸葛亮,一边如此问着,一边从自己的包袱里面取出笔与绢布递到了诸葛亮手中。

    其他人也是类似的表情。

    诸葛亮小小年纪,此前成功破解“八阵图”已经令众人不敢小觑,如今若是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解只有丘穆公后人才可解开的“闭”,确实已经很不简单。

    这足以说明,他的才智可能只比吴良差了那么一丢丢……

    毕竟,吴良已经趴在地上解了半天,诸葛亮现在才刚刚露出一副有所明悟的样子,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就算此前的“八阵图”。

    那在众人眼中也是吴良的功劳,若非他强行将诸葛亮带入墓中,这孩子如何有破解阵法的机会……没准儿吴良本来就也有本事破解阵法,只是见诸葛亮有些天赋,特意给他一次成长的机会罢了,否则此前不系绳索入墓,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我也说不好,不过有才哥哥说我可以,我便愿意竭力一试……老先生,还要多谢你此前帮我详细记录墓道方位与路径,若是没有你的帮助,我恐怕很难破解‘八阵图’。”

    诸葛亮露出了极为少见的谦逊笑容,甚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

    众人从这两句话中清晰的感受到了诸葛亮心态的变化。

    此前破解“八阵图”顺利从墓中出来之后,这孩子更是已经傲的没边儿了。

    举手投足、一言一语之间都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仿佛谁能与他说句话都应该感恩戴德一般。

    也就是看在吴良的面子上。

    瓬人军众人才极力保持着克制,没有出手教训这个越发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

    “不、不必,全是公子的意思。”

    于吉忽然被道谢,也是有些错愕,不由又警惕的多看了诸葛亮两眼,心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孩子忽然对老夫这么客气,该不会是想一会饿肚子的死后向老夫讨要干粮吧?

    这事老夫说了可不算。

    你得问咱们家公子……

    实则瓬人军众人能够想到的事情,诸葛亮也已经想到了,他也已经开始怀疑吴良并非解不开“八阵图”,只是在故意用那样的方式激发他的潜力而已。

    之前是,现在也是……

    这是真正的因材施教,吴良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毕竟,吴良此前已经无数次对诸葛亮说过,他的那些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你好”。

    这才是诸葛亮的心态忽然发生变化的主要原因。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在吴良身上,诸葛亮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连带着对于吴良身边的这些人,诸葛亮也不敢再去小觑。

    诸葛亮觉得,能够站在吴良身边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是平庸之辈吧?

    就像他自己……

    ……

    如此又过了半个时辰。

    “唉——”

    吴良发出一声轻吟,扶着自己的老腰直起身来。

    绢布上已经画出了总共24块方木的形状,这应该是“二十四锁”的A类孔明锁,拆解顺序也已经根据序号进行了简单的标注。

    如果吴良的判断无误的话,成功破解应该不在话下。

    不过因为那根金属柱与头顶上的倒金字塔形穹顶,吴良还是觉得应该谨慎谨慎再谨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公子,如何?”

    瓬人军众人见吴良起身,连忙问道。

    “感觉上问题应该不大,不过若是能够再验证一番就好了……”

    吴良扭了下腰,回头却见诸葛亮不知何时也趴在了地上,手中拿着一支笔在绢布上写写画画,时不时还要起身对方木“艺术品”进行一番观察,而后再回去继续写画,全然一副旁若无人的专注姿态。

    吴良不免有些好奇,凑近了一些查看绢布上的内容。

    只见诸葛亮也在绢布上画出了一些拆分开来的方木简笔图,并且也在这些方木上标注上了不同的序号。

    不过与吴良标注的序号不同,诸葛亮用的是“竖条”符号。

    这与这个时代比较常见的“筹算计数法”有些类似,说白了就是一个竖条代表一个数字,虽然代表的数字逐渐增大,就没有阿拉伯数字那么容易书写了。

    但这并不重要。

    吴良比较关注的是诸葛亮推演出来的方木简笔图,受到吴良此前的启发,诸葛亮关于方木简笔图的画法与吴良有些类似。

    不过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诸葛亮并未抄袭吴良。

    而是从头开始对每一段方木都进行了极为认真的推演与记录,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推演方木的组合方式。

    绢布上面那些被诸葛亮涂掉的废图便是最好的证明。

    “孺子可教啊。”

    吴良微微颔首,并未出言打扰诸葛亮,而是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他愿意给诸葛亮充足的时间,让他慢慢的推演解锁这个孔明锁,倘若诸葛亮最终推演出来的拆解方式与自己的没有出现差异。

    那就可以证明两人的推演都没有问题,哪怕有些冒险也可以动手了。

    这绝对要比吴良自己再去验证一遍自己的推演结果更加可信,就像同样一个账本,如果两个会计分别计算,算出来的结果完全相同,自然不用担心出错。

    更何况,由诸葛亮本尊推演出来的孔明锁解法,就像由诸葛亮本尊推演出来的“八阵图”解法是一个道理,就这玩意儿算不是他发明创造的,也一定是在由他破解了之后发扬光大的,如此才能够获得冠名的资格,无疑更加可靠可信。

    ……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吴良等人甚至靠着墙壁补了一觉,还要诸葛亮自己过来将他叫醒:“有才哥哥,我已经推演出了这个‘闭’的解法,也不知道是否准确,请有才哥哥查验。”

    “这么快?”

    吴良还略微有些意外。

    原本他以为诸葛亮可能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因为诸葛亮看起来此前应该没有接触过孔明锁,就算对“抱肩榫”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也仅仅只是理论方面的东西,实践起来总归是需要一些时间与精力的。

    何况历史上诸葛亮在27岁出山之前,也并未传出过什么异于常人的本事。

    即是说,就算这座丘穆公墓在诸葛玄死后落到了诸葛亮手中,他可能也仍是用了十来年的功夫才成功破解了“八阵图”与“孔明锁”,将埋葬于墓中的东西变成了自己成为一代名相的资本。

    反正,应该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快。

    不过转念再一想。

    现在的诸葛亮加快进度也并非毫无理由,历史上的诸葛亮无疑是个盗墓小白,因为直到吴良到来之前,诸葛亮还全然不知道丘穆公墓的存在,看得出诸葛玄是打算将此事一直隐瞒到自己咽气的那一天。

    这样一个盗墓小白,忽然得到了一个机关重重的陵墓。

    第一个反应肯定不是墓里面有多少好东西,而是这么伤天害理又冒险的事我可不干……这么一拖就不知道要拖几年。

    他还需要一个契机,要么是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要么是遇上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总之只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冒险入墓,从此打开超神之路。

    所以诸葛亮破解“八阵图”与“孔明锁”也未必用了太多的时间,可能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拖延了入墓的时机而已。

    而且。

    他只是一个人,与他的叔父诸葛玄一样没有帮手,因此入墓的每一步都将困难重重,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与精力。

    而这次却不一样。

    这次诸葛亮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直接就被吴良等人这样的专业盗墓团队强行拉入了墓中,并且还为他提供了十分专业的帮助,令其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了破解“八阵图”与“孔明锁”的关键线索,直接为他省却了大量的探索时间与精力。

    因此,他快。

    也有快的道理……

    心中暗自想着这些,吴良的睡意也终于散尽,连忙站起身来前去查看诸葛亮刚刚完成的孔明锁分解图。

    因为诸葛亮采用了与吴良类似的画图方式,再加上“筹算计数法”的那些竖条实在太容易看懂,便是不需要诸葛亮在一旁进行讲解,吴良也能够看懂图中表达出来的意思。

    除此之外。

    诸葛亮还在图的下方用竖条排出了一列序号,以此来代表拆解孔明锁的顺序。

    吴良之前绘制完成的图纸上也已经排列好了拆解的顺序。

    在仔细查看过诸葛亮的图纸,确认了上面的一些信息之后,吴良便将自己的图纸也拿了出来,将两张图纸放在一起比对。

    “……”

    众人望着吴良的举动,全部屏住了呼吸。

    他们虽然没有参与到推演孔明锁的过程当中,但眼下看着吴良趴在那里比对,依旧很有带入感。

    “……”

    诸葛亮也是伸着脖子站在吴良身旁。

    他也十分紧张,就像一个正在亲眼观看老师批改自己试卷的中学生,心中祈祷着千万不要出错,千万不要出错……

    终于。

    十几分钟后。

    “诸葛贤弟,不愧是你!”

    吴良一脸喜气的转过身来,重重的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

    虽然诸葛亮的图纸与吴良的图纸还是有些出入,不过那些出入只是出现在上面的方木编号上,毕竟两人进行推演时的角度与顺序总会有些差别,而拆解的顺序……经过吴良仔细的比对与确定,则完全一致!

    这也就是说,这孔明锁已经成功破解,接下来便可以付诸行动了!

    “有才哥哥莫要取笑我了,有才哥哥破解此‘闭’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而我在得了有才哥哥的启发之后,仍然用了近三个时辰才勉强破解,如何当得起有才哥哥夸赞,实在惭愧。”

    诸葛亮连忙放低了姿态,仿佛见了师长一般躬身说道,“若有才哥哥不弃,今后还请不吝赐教,小弟不胜受恩感激,必当发愤图强,绝不敢辜负哥哥的期望。”

    哎呦?

    见自己只是小露了一手,诸葛亮就变得如此乖顺,吴良心中自是更加欣喜,笑了笑说道:“诸葛贤弟客气了,你我兄弟二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后不必再说这些见外的话。”

    接着吴良又回头看向了典韦,说道:“典韦兄弟,你力大手稳,我来指挥,你来动手拆解。”

    ……

    话虽说的轻松。

    但拆解器这颗随时可能引爆“zha弹”来,吴良依旧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典韦每动一条方木,吴良的心脏就会提到嗓子眼,只有当这条方木安然无恙的取出之后,他的心脏才能慢慢放回原位。

    以至于干力气活的典韦连气都没怎么喘,吴良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在整个过程有惊无险。

    当典韦将最后一条方木取出的时候,吴良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停止了上上下下,一口气勉强喘匀了些。

    此时。

    那根贯穿“孔明锁”的金属柱终于完整的呈现在了吴良面前。

    这根金属柱的设计也很有意思,在它接近中间的位置上有一小截整齐的凹陷,这截凹陷进去的部分大概只有三公分长,深度也差不多,使得这截金属柱与整体相比细了整整一圈……

    看来方木上的警告果然没有骗人!

    这一小截凹陷的部分就像是后世牙签上刻出来一圈凹陷痕迹一般,只要受到来自侧面的力量,便会很容易折断,而若是受到来自上下两端的力量,则还能够保持一定的强度。

    所以。

    如果吴良等人不顾警告强行使用外力破坏“孔明锁”,便一定会将这根支撑穹顶的金属柱折断,后果不堪设想。

    除此之外。

    拆除了那些孔明锁之后,地面也已经露出了一个以金属柱为中心的圆形坑洞。

    坑洞中正有一条盘旋向下的阶梯,在“随侯珠”光芒的映射下,仿佛正在静静恭候众人的到来。

    根据此前方木上刻的那番话所述,下了这条阶梯,才算是真正进入了丘穆公墓。

    “典韦打头阵,我紧随其后,菁菁、于吉、诸葛亮居中,杨万里殿后。”

    吴良已经不想再等下去,当即快速完成安排,“下去的时候小心一些,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触碰任何东西,另外,我此前提到的‘机簧’响动也要继续保持警惕,听明白了么?”

    “明白。”

    众人应道。

    于是一行人鱼贯走下那条阶梯,很快便来到了唯一正下方的墓室之中。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墓室,看起来面积很是宽阔,即使墓室中只有两排用于支撑墓室结构的石柱,随侯珠的光芒也依旧无法照亮整个墓室。

    “真大啊,这规模都能当王宫用了吧……”

    于吉不由的发出一声感叹。

    就在这时。

    “喀嚓!”

    墓室中忽然传来一声脆响。

    “哗啦!”

    吴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众人便已经齐刷刷的伏倒在了地上,然后才露出一脸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