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傍晚,细雨蒙蒙。

    沿着一条烟雨朦胧的青色石板路,直入粉墙黛瓦的庭院之内,青松在侧,假山林立,可见院内坐落着一座雅致的东方风园林式别墅。

    穿着白色T恤、黑色宽松长裤,面容犹如高中少女般的程七月,步伐轻快地穿过红漆围栏的回廊,来到了庭院内的一处凉亭内。

    凉亭内的石桌后,正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古式长衫,三十余岁的高瘦男子,一头中长发随性落拓地披散着,棱角分明的面容上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落寞感,过去如鹰隼般的眸子也带着几分醉意,面前摆放着一个个空酒瓶。

    程七月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父亲。

    父亲在家族中,可是天之骄子,又是老祖的嫡系后代,一向潇洒傲气得很,给人的感觉就是凌厉、高傲。

    而那个骄傲的父亲,现在却头发散乱,满身酒气……竟然如同落魄的醉鬼一般?

    程七月看着凉亭内的父亲,忍不住说道:“父亲,您找我?”

    程不休醉眼朦胧地看了程七月一眼,低沉道:“坐。”

    程七月微微一怔。

    这些年来,父亲对于她的修行进度愈发失望,态度也愈发冷淡,这还是第一次主动让她在其面前坐下。

    她有些忐忑,不明白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程不休微微皱眉,刚要习惯性地喝斥,却看到了女儿眼中的不安之色,不由得叹了口气,语气放缓地说道:“七月,坐下吧。”

    程七月犹豫了一下,这才在父亲身边的石墩上坐了下来。

    程不休拿起酒瓶,又灌了一口,这才随意问道:“修行进度怎么样了?”

    “估计这几天时间,就能渡过‘书院学生’这一关了。”程七月低声道。

    “你今年三十七了吧。”

    程不休轻轻点头,像是对女儿说,又是像是对自己说:“三十七岁渡过第一道天关,还算不错,平庸点……或许也不是坏事。”

    “父亲,您这是怎么了?”程七月忍不住问道。

    程不休略显自嘲地笑了笑,随即缓缓摇头道:“没什么,等你过了书院学生这道天关,成为‘月下行走’之后,也算是有些自保能力了,到时候,你想松懈就松懈一些吧,无需为了修行而牺牲太多。”

    程七月愣了一下,眼眶有些发酸。

    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以来,她整日都在为了修行而努力,为了尽快苏醒法身,渡过‘书院学生’这第一道天关,伪装成学生这个角色,她也伪装了二十多年了,只是想争口气,才这般努力。

    而现在,那个一向严格冷漠的父亲,居然说出了如此豁达宽怀的话?

    “一转眼,你都三十七了。”

    程不休拿着酒瓶,眼神微惘地看着程七月,叹了口气,说道:“从你开始修行之后,我还没抱过你呢,让我抱一下吧,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了……”

    “最后?您……您到底怎么了?”

    程七月眼圈一红,看着眼前有些脆弱、落寞的父亲,眼眶就忍不住湿润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一向凌厉骄傲的父亲变成这样?

    这是在交代遗言吗?

    程不休没回答她,只是伸出手,似乎想抱抱女儿,但手臂在半空中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回来,摇摇头道:“算了,这么多年没抱你,还是有些不习惯,有点不好意思。”

    “父亲,您究竟是怎么了?”程七月有些哽咽地问道。

    “别问了,我不想把你卷进去。”程不休看了女儿一眼,微微摇头。

    他知道,女儿可能与那位林前辈有些关系,女儿卧室里挂着的那幅字帖,估计就是那位林前辈所赠予的。

    只是……他也看过那字帖了,只是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道韵罢了,并非是今日在那间字画店之中遇到的那个女修行者那般,身怀一幅蕴含了大神通的‘定’字字帖。

    恐怕,女儿的那幅字帖,也只是那位前辈看在老祖的面子上,随意赠送的吧,仅仅有些纪念的意义罢了。

    那等前辈高人,连老祖都愿意赠送至宝讨好,甚至连那位冷酷著称的陆剑仙都送了两仪聚法盆,天知道是何等人物?

    或许是谪仙,又或许是仙人转世……总之,必然是逾越五道天关之上的仙神大能。

    这等大能,仅凭赠送一副寻常字帖的关系,又岂会在意女儿?

    所以,他根本没想过让女儿帮忙求情。

    他能接受的最坏结果,就是那位前辈当场杀了他,但不能把家族和女儿这个唯一的后代卷进来。

    “父亲……”

    程七月见父亲什么也不说,只是孤寂落寞地喝着酒,仿佛临刑前的死囚一般,不由得咬了咬嘴唇,低声道:“父亲……说不定我能帮到您呢?”

    程不休看了女儿一眼,微微摇头,说道:“以你的修为,倘若今后我不在了,你在程家怕是也不会太好过,但只要生活无忧,富贵安康便好,平凡是福……今后你行事需得三思,谨记这一点即可。”

    程七月深吸一口气,说道:“父亲,其实我认识一位神通广大的前辈高人,老祖与他也是旧识,倘若他……”

    还没等她说完,程不休便叹了口气,自嘲地笑道:“我知道,你是说那间叫做‘何明轩’字画店的主人,是吧?”

    “父亲,您认识他?”程七月不由得微微一怔。

    程不休沉默了一下,摇头道:“告诉你也无妨,今日我惹到的……就那位林前辈。”

    程七月如遭雷击,呆滞了半晌,才颤声问道:“您……您是怎么惹到林前辈的?”

    程不休抬手示意她住口,随即淡淡道:“不必再提这事了,错已酿成,明日我自会去向那位前辈负荆请罪,是死是活我都认了,但绝不会牵连到你和我程家。”

    “不是的……”

    程七月连说道:“父亲,我与林前辈也有过些交谈,在我看来,林前辈并非是那种冷漠凶煞的邪道,也非太上忘情之人,反而为人亲和,恭近于礼,易知而难狎,应该是一位心胸开阔的绝世高人才对。”

    程不休闻言,却是摇头叹道:“凡人尚且戴着面具生活,而这等深不可测的大能,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就是有千百张面孔也不奇怪,如今还隐居在凡尘中,就算他伪装成凡人的言行举止,只怕是你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你仅凭三言两语,又岂能断定他的性格?”

    程七月不由得一愣。

    程不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也别太过担心,为父也只是以最坏的结果来准备罢了,究竟如何,明日方知。”

    程七月咬了咬下唇,说道:“那明日我陪您一起去。”

    “不必了。”程不休缓缓道:“你去也没有意义,或许老祖在还有些机会,毕竟老祖连青阳尺都送给林前辈了,但你这么一个小女娃……”

    说到这里,他不禁摇头一笑。

    “青阳尺?原来是在林前辈那里,难怪……”程七月心里一动,说道:“父亲,要不您也赔礼谢罪吧?若能讨得林前辈的欢心,兴许就能赦免您犯的错呢?”

    “赔礼……”

    程不休沉默不语。

    他也没想过这一点,因为连程家的镇族之宝‘青阳尺’,在那位林前辈那里都只是压纸用的镇尺,连陆剑仙的至宝‘两仪聚法盆’都只是用来洗笔的工具,对方显然根本不在意人间所谓的至宝。

    而老祖临走前,虽然分给了他一些宝物,但与至宝也远远无法相提并论。

    “父亲,既然林前辈喜爱平淡的凡俗生活,证明他更注重韬晦,或许……卖相平凡,内在却巧妙的宝物,更合林前辈的心意呢?”程七月小心翼翼地说道。

    程不休略一沉吟,觉得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就算是至宝,在那位前辈的眼中,只怕是也不比普通的凡俗之物好到哪去。

    即便他拿出压箱底的那件法宝,对方也不会放在心上。

    但如果是更合那位前辈胃口的赔礼,兴许就有用了。

    “对了。”

    程不休忽然想起了一件许久未曾拿出来的宝物,“或许……这件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