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着林止水的身影在茫茫夜雨之中逐渐消失,晏水水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她抱起手臂,抬头望着门口的那支监控摄像头。

    从摄像头的角度来看,正对着店门的前方,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拍到她落地时的情况了。

    “很好,只要删掉监控记录就行了,这个我有经验!”

    晏水水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在她修行之前,从出生到十五岁,都是生活在县城里,而开始修行之后,没过多少年,就要闯第一道天关‘钦天监’,需要入世修行,也是托关系在电视台当气象节目的主持人。

    毕竟,在现代,与古代的钦天监比较类似的职业,也就天气预报的主持人了,也可以令法身逐渐苏醒。

    经历过那段时间的入世修行,所以她对于现代科技也是比较了解的。

    删除监控这么简单的小事,还是很简单的。

    “嗯?屋里也有一个?”

    晏水水忽然发现,屋内天花板的左上角,也能看到一只监控摄像头的红点闪烁,不禁有点无语:“这么一个小破字画店,搞得很宝贝一样,还装俩摄像头?”

    她翻了个白眼,正准备开始行动,忽然感觉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裙子都湿透了,黏在身上有点不舒服。

    干脆运起法力,控制着被衣物吸收的雨水,将其中的水分都逼迫了出来,在半空中汇聚成了一颗小小的水球,而后让小水球飞出店门外,落在了湿润的地面上。

    “呼,这下总算舒服了。”

    晏水水微微松了口气,转头扫了一眼屋内,“电脑在哪呢?”

    她看了一圈,却没找到电脑,不由得有点慌。

    虽然她对于近年来的科技不太了解,前些年一直在闭关苦修,但按理说,监控摄像头应该是连接着电脑的,监控视频记录也都是保存在电脑上的,怎么会没电脑呢?

    晏水水忽然转头看向那将屋内分隔开的围屏,“难道在屏风后?”

    她快步绕过长长的屏风,顿时发现,在屏风的后方,除了一张单人床之外,只能看到空中悬挂着一幅幅装裱好的字帖,以及少数几幅水墨画。

    在这些字帖映入眼帘的时候,她却是瞬间呆住了。

    这是什么?

    在她看到这些字帖上的字迹时,那各种各样、无比悠远、深不可测的道韵,犹如无边的惊涛骇浪,瞬间将她吞没。

    在这一刻,天地似乎都消失了一般,只剩下这些字帖所展现的‘法理’,那令人震撼且痴迷的‘道’,充斥在她的世界之中,有白日依山尽的太阳星悬天,有千山鸟飞绝的冰雪漫天……

    种种不可思议的‘道’,令她彻底震撼了,整个人都忍不住沉浸在道的宏大和玄妙之中。

    而后,逐渐摒弃了其他晦涩难懂的‘道’,只剩下其中那条最适合她的‘道’。

    那是仿佛包容了一切,变化无穷,至柔至善的水。

    她本就是天生的水德之身,最适合水行之道的修行,所以当年师尊早早就为她祈求上界的道统‘秽土建木’,为她赐下了‘共工’法身,此法身之道的源头——共工大神,乃是上古水神,与她极为契合。

    因此她仅仅修行三十年,就快要渡过第二天关了,但还是陷入了瓶颈。

    而现在,当她见到这字帖所表达的水行之道时,彻底震撼了。

    原本通往水行大道的路上,充满了无法看清的迷雾和昏暗。

    而现在,前方的无尽迷雾和昏暗之中,却被撕开了一条口子,仿佛有光透出,尽管很薄弱,但始终是让她看清了方向。

    这才是水!

    这才是她应该走的路!

    “呼……”

    不知过了多久,晏水水缓缓吐出一口气,逐渐从那强烈的震撼中清醒时,终于看到那幅字帖上的字迹——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她轻轻地,一字字地念着字帖上的字,不禁心潮难平。

    看似简单的十一个字,明明是早就听说过的道理,却在这幅字帖上,透过字迹之中蕴含的道韵,将水行之道表达得淋漓尽致。

    她敢肯定,只要这般参悟下去,莫说是现在处于瓶颈中的第二天关了,就算是破五关,成大道,亦可期待!

    只要破了五关,成了大道,过了天劫,即可飞升天界!

    晏水水一时间心绪如潮,不由得盯着那‘上善若水’的字帖,好看的眉眼间充斥着向往和激动。

    “不过……”

    她又微微蹙眉,“这么珍贵的字帖,完全称得上是绝世珍宝,只怕就算是至宝也无法与之相比,怎么会在这么一间小小的字画店里?”

    至宝,即是人间最强大的法宝,如果能够催发到极致,那在威能上便是人间的极限,无比接近仙神之力。

    而这幅字帖,也能指引她走向大道,让她有一窥仙神之位的机会。

    但至宝毕竟是外物,所以比较下来,还是这字帖更加珍贵。

    如此珍贵的字帖,居然还存在着十几幅之多,而且还都在这间小小的凡俗字画店之中?

    “难道是那个凡人无意间得到的?”

    晏水水不由得微微蹙眉,感觉这个可能性不是太大,哪有那么巧合的,恰好就得到了十几幅珍贵无比的字帖。

    而另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些字帖……全部都是那凡人所书写!

    但能够书写出这等字帖之人,又岂会是凡人?

    能够通过道韵表达出通往仙神的大道,那对方的境界一定在这之上!

    也就是说,就算是那些破五关,成大道,随时会迎来天劫的绝世高人,也未必能比得上那个神秘的字画店主人!

    “难道……他只是在伪装凡人?”

    晏水水有点不敢相信。

    因为对方和其他凡人相比,真的看不出半点区别,甚至下雨天还要女朋友来接。

    但如果说是伪装的,倒也不是没可能。

    可是,这世界这么大,她随便落了个地方,随便遇到一个人,居然恰好就是逾越五关之上的隐世大能?

    这个可能性也太低了。

    “不过……”

    晏水水微微一怔,忽然回想起来——

    她击杀灭蒙鸟,从天而降,落地时发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对方明明就坐在门口,距离不过十几米,却恰好没看到她落地。

    还说了‘不该看的,会当做没看到’这种话,那意思似乎是说,看到了,但假装没看到?

    倘若是看到了,却没有引来外魔,那就说明对方并非凡人!

    而且,对方居然还一语道破了这雨快要停了的事实。

    或许……对方早就看出了这场雨是她祈求而来的?

    晏水水蹙着眉头,又仔细回想一下那字画店主人所说的话,忽然心中一震,脑海中闪过了一句话:

    “只有小孩子才会说自己不是小孩子,老家伙们都喜欢装年轻人。”

    她像是找到了盲点一般,豁然瞪大了眼睛。

    那个看似凡人的年轻人,一开始就把她当成小孩子来对待,后来还说了这么一句话,小孩子明显是再说她,而老家伙……莫非是在自嘲?

    对方明明是年轻人,却说自己是老家伙!

    这……倘若真的是逾越五关的大能,那想必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自然是真正的老怪物,老家伙。

    而且,对方说话的风格,也和师尊他们很像,似乎在学现代人的说话方式,但总是习惯性地用一些古语。

    她当时问对方为什么这样,对方回答也是‘习惯了’!

    这一系列线索在晏水水的脑海中不断串联在一起,仿佛形成了一条通往正确答案的道路——

    对方,或许真的是隐世大能!

    晏水水眼含惊骇,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尽管依然有一些她不太理解的疑点,但如果说对方只是在伪装凡人的话,那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不过,对方明明知道店里有这么多珍贵的字画,还敢放任我一个人……”

    晏水水看着悬挂在眼前的这些字帖,不由得紧抿着嘴唇。

    两个可能性。

    要么对方真的是隐世大能,根本不怕她偷走字帖。

    要么就是她猜错了,对方只是一个凡人,压根就不知道这些字帖的价值。

    而她更倾向于第一种可能性,至于第二种可能性,实在是有太多无法解释的地方了。

    “同意让我留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晏水水犹豫了许久,还是一咬银牙,最后看了一眼那幅‘上善若水’字帖,便以最大的毅力和决心,转身走到了屏风之外。

    宝物虽然诱人,但也要有命享用才行。

    万一对方不允许外人随便看,又或者是有其他目的,那她这般行为,岂不是如了对方的意?

    走出了屏风,来到字画店的前厅,晏水水又看了看周围,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

    她又走到书桌前,想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对方创作这些字帖的痕迹。

    但无论砚台、毛笔、宣纸、墨锭、镇尺都是普通的凡俗之物。

    晏水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叹了口气,发现书桌下的废纸篓里,扔了不少撕碎了的废纸。

    她捡起其中一团废纸。

    打开后,发现是小半张水墨画,不过并没有蕴含丝毫道韵,论笔法也不如屏风后的那些字帖和水墨画,水平显然不是一个层次的。

    “这么看来,那些字帖和水墨画,恐怕也未必是他的作品……”

    晏水水得出了这个结论,又捡起了废纸篓里的几团纸,打算带回去让师尊帮忙看看,或许能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就在她拿走这几团纸,准备收起来的时候——

    一个干枯、空洞、生硬,仿佛第一次说话般有些生涩的低沉声音,忽然从门外响了起来。

    “放下。”

    ……

    PS:(惯例求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