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36章 林前辈说的对
    “老祖飞升前,留下了两只彼岸草人,幸好由我和家主各持一个,否则想联系老祖都麻烦。”

    那阴柔少年说着,手掌翻转取出了一只约莫有半人高的稻草人。

    这草人以殷红色的丝线扎成,稻草更是金黄一片。

    阴柔少年将金色稻草人立在地板上之后,又有些歉意地看向萧穗,恭敬道:“萧前辈,激发这彼岸草人,需要两名第四天关的修行者,或者一位第五关的高人,可否麻烦您……”

    程家只有两位第四天关的修行者,他身为程家的大长老,便是其中之一。

    至于另一个,则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家主。

    这种时候,他一个人就是想激发彼岸草人都做不到,也只能拜托这位萧前辈了。

    “小事。”

    萧穗微微颔首,说道:“你准备好你老祖的牌位即可。”

    尽管她来的只是一个投影,但配合大长老,也足够催动彼岸草人了。

    很快。

    一张宽阔的桌案便已经摆放在了卧室内,桌案上供着一张无名的红木牌位,只是刻有一个‘程’字,简简单单,毫不起眼。

    “天人交界,彼岸中开。”

    轻声诵念的低语中,阴柔少年豁然伸出手,一指那金色的稻草人,萧穗也毫无烟火气地一弹指,只听熊的一声,那稻草人便陡然燃烧起来。

    火光越来越耀眼,腾起了足有一米多高的巨大火焰,却没有什么温度,只是火光边缘的空间都扭曲了。

    而桌案上的程字牌位,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开始不断颤抖了起来。

    不多时,巨大的火光彻底稳定了下来,犹如镜面一般,火光内浮现出了一道略显模糊的人影上半身,赫然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

    “老祖!”

    “太爷爷!”

    “曾祖!”

    程家众人见到这火光中的老者,纷纷神情激动地跪在了地上。

    一时间,除了萧穗还站在原地之外,其余程家之人都已经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

    程家,本来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修行者家族罢了,只因为出了老祖这么一位惊才绝艳的绝世高人,才能有这等地位。

    老祖,就是家族的定海神针!

    前些日子老祖飞升之后,程家众人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难免惶恐不安。

    而如今又重新得见老祖容颜,他们又岂能不激动?

    “我不过才离开凡间月余,找我何事?”

    程家老祖神色淡漠地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随即看到月光投影中的萧穗时,顿时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没想到萧道友也在,看来事情还不小。”

    “程道友。”萧穗轻轻点头,问道:“在天界过得怎么样?”

    “新的天地,尚未熟悉,也未适应。”程家老祖微笑道:“只是略有所得,还要多谢萧道友的指点。”

    “哦?”

    萧穗眼睛微微一亮,随即笑道:“时间宝贵,我就不和你闲聊了,等我重新上去之后,我们再慢慢聊吧。”

    程家老祖轻轻颔首,这才看向大长老,又瞥了一眼床上的家主,淡然道:“发生了何事?”

    那阴柔少年模样的大长老跪在地上,深吸一口气,说道:“老祖,也不知为何,今日有一自由外魔‘天狗’潜入了我程家族地,在它的偷袭之下,我程家有数位后辈身亡,连家主也被其吞噬了生机本源,险些身死。

    “幸好有您留下的镇族重宝,才能重伤那天狗,导致其自爆,但家主却危在旦夕,还请您出手相救。”

    “还请老祖出手相救。”

    跪伏在他身后的程家众人们,纷纷出声附和。

    萧穗静静地站在一旁,听到‘导致其自爆’时,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疑惑,不过并未出声。

    “天狗?被天狗吞了生机本源?”

    火光中的程家老祖微微皱眉,冷然道:“你们难道没有问过其他当世高人吗?一旦被天狗吞了生机,那就是连最根本的源头都没了,凡间的灵药和修行者根本不可能救得活,我在天界又如何能救?”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越发冷厉:“彼岸草人来之不易,我奔波许久,才留下了这么两个,你们就这样浪费了一个?”

    那阴柔少年一愣,问道:“老祖您也救不了?”

    “若是在天界,仅凭我自身神通或许颇为麻烦,但消耗一枚仙果,重塑生机便是。”

    程家老祖冷声道:“但隔着天人两界,我又如何相救?你们用彼岸草人之前,就不会问问其他高人吗?我临走前帮你们打的招呼,都是白忙活了吗?”

    程家众人闻言,一个个顿时面色发白,大气也不敢出。

    尽管老祖已然飞升,但余威犹在,此时震怒之下,他们自然是惶恐万分。

    “老祖息怒。”

    阴柔少年神色惶恐地说道:“是不休说,只要联系天界的您,就可以救下家主的,而且……”

    说到最后,他却是不敢说了,因为这事是萧穗也同意的,他可不敢随意将矛头指向萧穗。

    “不休?”

    程家老祖皱着眉头,看向跪伏在人群之中的程不休,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老祖,是林前辈指点我这么做的。”程不休恭恭敬敬地说道。

    他之前就想早点说出来的,但老祖在家族内就是那片天,谁敢随意插话?

    “哦?林前辈?”

    程家老祖眼睛亮了,神色中的冰寒渐融,轻轻点头道:“既然林前辈如此说,那定是有他的用意,看来是我错怪你们了。”

    程家众人一听,都有点愣住了。

    老祖刚刚还在发怒,还断言说自己救不了,可是一听到是那位林前辈说的,居然马上就承认是自己错了?

    简直和刚才自抽脸面的萧穗前辈一样……

    那位林前辈到底是何等人物,不管是萧穗前辈这等天仙化人,还是已经飞升天界的老祖,竟然都如此敬重于他?

    “不过……”

    只见火光中的程家老祖又有些困惑地说道:“或许是我愚钝,尽管林前辈说我能救,可我确实不知该如何相救……”

    他转头看向萧穗,说道:“萧道友,你可知道我身在天界,到底该如何救我这不成器的后辈吗?”

    “我也没什么头绪。”萧穗摇头一笑,说道:“但林前辈都这么说了,自然是不会错的。”

    程家老祖轻轻颔首,说道:“那是自然。”

    程家众人听得面面相觑。

    明明连怎么救都毫无头绪,却如此坚定地相信那位林前辈?

    “该怎么救呢……”

    火光中,程家老祖不禁皱眉苦思起来。

    这时——

    “老祖。”

    人群之中,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声忽然响了起来:“我有事禀报,或许和此事有关。”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说话之人,赫然是跪在最后一排的美貌少女——程七月。

    在场所有人之中,就属她的地位和修为最低,她竟敢出言?

    程家老祖颔首道:“说。”

    程七月恭声道:“大概一个月前,晚辈有幸见到了林前辈,他曾将一物交给我,说是赠送给老祖您的,让我在合适的时机,将此物供于老祖您的牌位前。”

    “哦?是何物?”程家老祖眼睛一亮。

    “是林前辈赠送给您的一幅字帖。”

    说话间,程七月从袖里乾坤之中取出了一卷装裱好的字帖,缓缓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用双手托着字帖。

    “林前辈的字帖?”程家老祖眼睛越发明亮,说道:“打开它。”

    “是。”

    程七月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将纸卷展开,显露出了一幅平平无奇的字帖,可见上书着一行龙飞凤舞、行云流水的狂草——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而左下角,可见两行落款。

    ——程无念先生属

    ——林止水漫笔,庚子仲夏于何明轩

    众人回首相望,也都看到了这一幅字帖,除了程不休、程七月父女,以及萧穗之外,萧家的诸位长老不由得都感到很是奇怪。

    这么一副普普通通的字帖,连半分法力和威压都没有,又有何用?

    “哈哈哈……”

    而程家老祖见了之后,却是忽然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果真是不愧为林前辈的手笔,就连如今这番局面……都在您的推算之中吗?”

    众人皆惊,就这么一幅简单的字帖,老祖究竟看出了什么?

    而程不休和程七月父女,以及萧穗,却是隐隐明白,这幅字帖必然蕴含某种大神通,只是这字帖一旦有了归属,就只有所属之人才能看出其中的道韵和潜藏的神通。

    当然,还得修为境界足够高才行,程七月得到那幅字帖之后,也只能感悟其中的道,却无法催动其中的神通。

    “程道友如此欣喜,不知林前辈赠你的这幅字帖之中,蕴含何种神通?”

    萧穗忍不住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