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震惊地望着天空中那一道道真魔的身影,完全能感受到那众多真魔气息的强大。

    二十六个第二等真魔?

    寻常的大罗金仙转世在人间,实力比起第三等真魔都要逊色不少,也就陆剑仙这等擅长攻伐的剑仙堪比第三等真魔罢了。

    相差一个等级就是极大的差距。

    天空这些真魔,任何一个都能轻易击杀陆剑仙!

    至于救世人之外的另外两个第一等真魔,就无需多说了,寻常混元大罗金仙转世的实力,也只是勉强比得上寻常第一等真魔而已。

    “哪怕那救世人没有突破,外魔一方也已经比我等更强了……”源观主低沉道。

    “怎么会这样?”青君忍不住传音道:“这里面有很多真魔,过去都只是第五等真魔而已,怎么一下都跳到了第二等?难道上界的魔尊都疯了?不惜一切代价帮这些真魔提升实力?”

    “也可能是外道大能出手。”

    东延大尊脸色冰冷地元神传音道:“虽然可能性很小,但短时间内如此巨大的提升,也有一定可能是外魔的‘祖’出手了。”

    青君难以置信地说道:“外道大能会在意人间?”

    “林前辈也在人间。”东延大尊低沉道:“有外道大能插手人间,也不是不可理解的吧?”

    青君顿时沉默了下来。

    “源观主。”东延大尊传音问道:“按照刚才那合击的力量,大阵还能抵抗多少次?”

    “那合击之力虽然强大,但还没达到诸法归一阵承受的极限,倘若没有充足的灵丹补充,最多四五百次吧。”

    源观主传音道:“如果只是那救世人,完全可以抵抗一两千次,主要是这些真魔结成了一种特殊阵法,看上去应该是‘二十八宿阵’和‘太极两仪阵’结合的,两个第一等真魔和二十六个第二等真魔的力量汇聚起来,那救世人本身又是阵法的核心,威能起码振幅了一倍以上。”

    “看来,这救世人在人间修行六千年,也学了不少阵法啊。”东延大尊皱眉道。

    救世人本身媲美大罗金仙,理论上其他二十八个真魔的实力叠加在一起,也不如她一个人,但通过阵法的振幅,却是让她发挥的威能翻倍,可见那阵法的巧妙之处。

    尽管还远不及诸法归一阵,但诸法归一阵乃是混元境操控,又是人间能够使用的最强阵法,自然强得多。

    “大尊。”

    源观主传音道:“不能一味硬抗,那真魔一方只要在这魔域之中,力量就是无穷无尽的。”

    “先扛着看看情况,等萧穗将上界宝物分发下去。”东延大尊传音道:“我下凡之前,本来就有一位天道大能赐了一件底牌,林前辈也赐了我一份极其强大的底牌,倘若使用林前辈所赐的底牌,挡住那救世人轻而易举,倘若能借助大阵困住她,我还有机会杀她。”

    “哦?”

    源观主和青君都是眼睛一亮。

    “不过,林前辈所赐的底牌太过重要,若无足够把握,还是不能用。”东延大尊传音道:“暂且先看看情况吧。”

    说来缓慢,实际上元神传音也就顷刻间罢了。

    随即,天空响起了那救世人那清悦的声音——

    “好一座惊天奇阵,可惜布阵之人都太弱了,不知道你们能扛多久?”

    数十个真魔散发的可怕威压,已然笼罩着整座青城。

    青城内镇守的两千余名修行者,感受着这滔天的真魔气息,不由得面露惊骇,倘若没有阵法,这数十个真魔,任何一个恐怕都能轻易灭杀他们所有人!

    哪怕是人间修行界的领袖月神‘萧穗’,以及那位得证大罗剑道的陆剑仙,只怕也是相差甚远!

    如此多可怕的真魔,人间怎么可能挡得住?

    在这一刻,众多修行者的心中不仅产生了自我怀疑,甚至还生出了绝望之意。

    一时间,青城之中不由得陷入了近乎死寂的沉默和恐慌中,劫难临头,人人自危,灌输阵法力量的奇光长虹也微微震荡,有些不太稳定了。

    “哼!”

    响彻天地的冷哼声中,东延大尊、青君、源观主三人凌空迈步而出,收敛的气势和威压也完全弥漫开来。

    他们每一次迈步似乎都恰好踩着天地的韵律,身后散发的奇异光晕犹如天地法相浮现,恍若与大道同游,比传说中圆满的大罗之境还要玄妙超然,赫然是混元境法理道韵交织而成的显现!

    那玄妙的境界弥漫在青城之中,顿时将诸多真魔的威压气息逼迫开来。

    “天地旋律,大道同游,难道是……传说中的混元大罗?”

    “这三位前辈难道是混元大罗金仙转世?”

    “天,人间居然有混元大罗金仙转世?”

    “太好了,人间有救了!”

    “难怪连月神萧穗前辈都没现身,原来人间还有更强的仙神转世!”

    青城内的众多修行者们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激动万分,心中更是生出了无限的希望。

    虽然他们也只是从上界赐予的道书中得知‘混元境’的情况,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实力,对于超越人间层次的境界都只是一知半解。

    但,传说中的混元大罗金仙,在上古大劫之前,那都是各方道统的上位者,境界玄妙无比,就算在人间肯定也极为强大!

    这就给了他们足够的信心!

    这一刻,青城上空那一道道灌输阵法力量的各色奇光彩虹,顿时稳定了下来。

    东延大尊等三人见状,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

    论气息威压,他们可比不上这一众真魔,只是依靠高深的混元境界和阵法力量,才勉强将真魔的气息威压逼出阵外罢了。

    若是不这般造势,恐慌之下,人心散涣,维持阵法的力量一旦不稳定,那说不定就完蛋了。

    “外魔,你等当真是胆大包天,”

    东延大尊遥望着镇外的救世人,响彻青城的声音透过大阵传了出去:“有林前辈坐镇人间,竟然还敢来犯青城?就不怕林前辈出手灭杀尔等吗?”

    “可笑。”

    那白衣女子神色平静地俯瞰着青城内的众多修行者,淡淡道:“那林止水即便是至尊转世,在人间也不过和我相当罢了,灭杀我等?你当他是天道大能转世?”

    东延大尊也不好当众说‘林前辈就是天道大能’这种话,只能漠然道:“话已至此,将来尔等神形俱灭之时,莫要后悔即可。”

    “修行者无需存在于世,待我破了大阵,你等修行者便乖乖受死。”

    那白衣女子淡然一挥袖袍,便从她的袖中飞出了一颗幽幽的黑色火团,漂浮在前方的天空。

    而她身后的众多真魔也随之散发出一道道黑色幽光,在空气中沿着错综复杂的玄妙轨迹,不断朝着她的体内汇聚而去,令她的气息骤然暴涨,那黑色火团不断暴涨到足有百丈直径,好似一颗毁灭性的黑色大日,酝酿着极其恐怖的力量。

    她手中法诀轻动,那巨大的黑色火团竟然开始不断压缩凝聚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了只有数尺直径,却还在缩小,其中蕴含的力量也愈发恐怖。

    当那黑色火团缩小到足有巴掌大小时,终于停了下来,漂浮在她的掌心中。

    随即,那凝聚到极致的黑色火团微微一震,便化为一朵黑色的火莲,小巧玲珑,美丽无比,却散发着可怕无比的毁灭气息。

    青城内的众多修行者顿时齐齐色变。

    “不能让她就这么直接轰在青城大阵上!”

    东延大尊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脸色微沉,一只手握住了一张有着火焰花纹的黑色大弓,另一只手则是在虚空中一拉,幻化出了一道水蓝色的箭矢,搭在弓上,紧接着便拉成了满月,绝强的气势登时冲天而起!

    弓为火,箭为水。

    水火相济,威能更胜。

    同时还有一道道奇光从虚空中调动而出,不断汇聚在他的箭矢上,这是青城阵法力量的加持,让他散发的气势越发惊人。

    这一箭还在蓄势,便足以令人震撼!

    而白衣女子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淡笑道:“方才那一记脱胎于上古佛门的大手印,我还不太熟练,尝尝我修行了六千年的《净世红莲》吧。”

    只见她恍探出纤手,若用掌心感受温柔的春风一般,轻轻一送,那黑色火莲便滴溜溜地旋转着飞向了青城。

    “嗖!”

    拉成满月的弓上,弓弦一颤,那泛着奇光的水蓝色箭矢顿时破空飞出,瞬间化为一道惊天动地的流光,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同出一源的混沌色阵法护罩,射向那灭世的黑色火莲!

    刹那间,箭矢与火莲相遇。

    僵持了一瞬间,无声无息的,那箭矢蕴含的威能恍若被火莲净化了一般,顿时溃散开来,而那火莲却只是缩小了一圈,依然幽幽地飘落在青城上空的阵法护罩上。

    “轰——!!”

    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破灭万物的冲击波滚滚而过,若非有阵法护住青城,这青城只怕瞬间就会沦为废墟,而青城外的大地,更是被这可怕的威能刮掉了厚厚的一层,冲击波足足蔓延数十里,毁灭了不知多少死寂灰暗的树木,才逐渐停息下来。

    而青城的阵法依然稳定。

    白衣女子微微蹙眉,看了一眼阵法内的东延大尊,轻声道:“擅长攻杀的后羿法身,而且还掌握了两条混元之道……果然真不一般。”

    青城内,源观主则是松了口气,传音道:“还好,大尊这一箭削弱了那火莲的威能,所以火莲只是比那大手印稍微强一些,还没到阵法承受的极限。”

    “幸好大尊掌握了水火两条混元之道,否则还真是麻烦了。”青君也传音道。

    混元大罗金仙之间也是有区别的,悟出九条混元之道才有机会‘混元生无极’,青君和源观主都只是悟出了一条混元之道,而东延大尊却是掌握水火两种混元之道,自然更强一筹。

    东延大尊微微松了口气,说道:“主要是有阵法力量加持了我的法力,不然这一箭恐怕也影响不到她的火莲。”

    “看来……她也没有强大到无法抵抗的地步。”青君传音道。

    “不要大意,看看她还有什么手段。”

    东延大尊传音道:“倘若她只能这般慢慢消耗,那就找机会用阵法困住她,我用林前辈赐我的底牌杀了她!”

    “好。”源观主传音道:“但这诸法归一阵若是转变成困阵,就无法维持这‘护城结界’了,到时候放真魔入城,阵法力量只能加持众多修行者,可能会有修行者因此而死。”

    青君传音道:“我可以催动全城的草木之灵,庇护修行者们,只要不是第一等真魔出手,应该不算麻烦。”

    “一味地硬守就是死路一条,我们在这魔域和外魔拼消耗,毫无意义。”

    东延大尊脸色凛然,传音道:“但若是能困住那救世人,我再使用林前辈赐我的那张底牌,完全有机会击杀她,一旦那救世人身死,其他外魔根本不成威胁。”

    青君传音道:“那就搏一把吧,反正有林前辈坐镇人间,就算失败了,天大的劫难在林前辈面前也不成问题。”

    “好,待萧穗道友将上界宝物分发好之后,老道便找机会困住那救世人。”源观主传音道。

    电光火石之间,三人便商量好了对策。

    东延大尊低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佘惜露,传音道:“佘姑娘,等会儿这青城的护城结界就会消失,我们三人要联手杀那救世人,恐怕自顾不暇,也无力护你,这里可能也会比较危险,如果你有林前辈赐你的神物,到时候劳烦你帮我等抵挡一二,可以吗?”

    佘惜露微微一怔,立刻点了点头,说道:“好,止水……送了我很多字帖。”

    “多谢佘姑娘相助。”东延大尊感谢道。

    幽婵在佘惜露的脑海中懒洋洋地说道:“看来这三人还是有底牌的嘛,就算是至尊神物都杀不了那救世人,这三人居然还挺有信心的样子?”

    ‘不会出事吧?’佘惜露在心中问道。

    “这东延大尊在上界的本尊好歹是至尊,他的判断应该不会错。”幽婵随意说道:“估计是林止水赐给了他什么底牌吧。”

    ……

    青城阵法之外。

    一身白衣的美丽女子‘救世人’转头看了一眼凌烟阁的方向,眉心的‘晦暝之瞳’缓缓睁开,发现那庞大如骄阳般的元神之光,似乎依然在凌烟阁内部,那至尊转世竟然还没出来。

    她收起晦暝之瞳,又转头遥望着青城内部,不由得微微蹙眉:“那至尊转世的林止水,居然还在凌烟阁里,压力不够吗?”

    她逐一施展种种手段,还刻意说些废话,目的只是想让青城陷入‘即将被破’的危机,好逼迫那躲在凌烟阁内的至尊转世出来而已。

    如果她愿意,只要使用伟大的祖所赐的那几件奇物,就可以轻松破解这看似铜墙铁壁般的青城大阵。

    但,她更想抓住那至尊转世,将其元神献给伟大的祖,所以只是佯攻罢了。

    刚才那一击看似可怕,她只是用了七成功力罢了。

    “既然不肯出来,那我就让这青城陷入真正的危机。”

    白衣女子脸色逐渐冰冷了下来,随即一挥袖,开始再一次地施展那《净世红莲》,这次更是用了十成功力!

    只见更加庞大的黑色火团出现,在空中不断压缩凝聚。

    而她身后的众多真魔也催发真魔之力,通过阵法为她加持,让那黑色的火莲变得更加可怕,散发出毁灭性的气势。

    ……

    青城内。

    “三位前辈。”

    清冷的月光落下,萧穗的身影也随之出现,传音道:“我已将天界赐宝分发给青城内的诸位修行者了,天宝可能还来不及适应,但灵丹妙药至少是足够的,混元级神物也发到了各个阵眼,就算杀不了那些结阵后的第二等真魔,保命也是足够的。”

    这青城也就这么大,她一个人间仙全速移动之下,这事自然很快就能办成。

    “那就好。”

    东延大尊传音道:“等会儿我们会将这诸法归一阵转变成‘困阵’,找机会束缚住那救世人,而后动用底牌将其击杀,但护城结界消失之后,我等自顾无暇,真魔们想必会全力袭杀我等,你立刻通知诸多修行者,让他们尽可能地阻拦真魔们,务必为我等拖延时间。”

    “转变成困阵?”萧穗脸色微微一变。

    这诸法归一阵本就是她掌控的,她自然清楚这阵法转变成困阵之后,那护城结界也会随之消失,只能加持给诸多修行者。

    等于是主动放外魔入城厮杀。

    不过,她也明白,若是一味死守,必然耗不过外魔,一旦法力耗尽,那就必死无疑了。

    所以与其等死,不如放手一搏。

    “好,我这便通知青城的修行者们。”萧穗立刻点头,翻手取出一件传音法宝。

    这时,众人脸色一变,赫然感觉到青城外又传来了毁灭性的压迫感。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又出现了一团不断凝缩的黑色火球,显然又是那毁灭火莲!

    “又来了,怎么回事?竟然比刚才还强一些!”青君脸色一变。

    “刚才她竟然没用全力?”源观主有些难以置信。

    “这时候那救世人还留力?是自大?还是有其他目的……”

    东延大尊心中却是闪过了这个念头,却猜不到原因。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握紧手中的弓,再次抽出一根水蓝色的箭矢,挽弓如满月,双眸中只有那可怕的火莲,冲天的气势直上云霄,同时有整座青城的阵法杀伐之力尽皆汇聚于身。

    “嗖!”

    弓弦松,箭矢出,瞬间化为惊天长虹,贯天而去。

    这箭矢所化的流光长虹再一次射中了那飘落而来的可怕火莲上,而这次只是令那火莲缩小了一小圈便溃散了。

    “混元太极,镇守!”

    源观主和青君倾尽心神和法力操控着这阵法之力,以混元的境界尽可能催发阵法的守护力量。

    刹那间,恐怖的火莲轻飘飘地落在了护城结界的护罩上。

    “轰——!!!”

    无比恐怖的爆炸中,整座青城似乎都在摇晃,恍若天地颤抖,恐怖的威能肆意宣泄在这方死寂的魔域之中,更有爆炸产生的波动渗入结界,犹如冲击波一般在青城内滚滚而过,导致青城的大量建筑物都在瞬间崩塌。

    待一切平息,天空中那混沌色的结界竟然可以看到明显的凹陷,尽管阵法力量流转之下便恢复了正常,但还是令众多修行者一阵后怕。

    那救世人的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点,竟然差点就打破了这阵法的极限!

    “差一点。”

    源观主脸色发白,有些心悸地说道:“还好老道将一小部分威能卸开,转移到了城内,不然结界就真的破了……”

    青君也咬牙道:“那救世人的实力本来就恐怖,又有诸多强大真魔形成的阵法振幅,恐怕连那《净世红莲》法术也修炼到圆满层次了。”

    “萧穗,有修行者出事吗?”东延大尊传音道。

    萧穗通过阵法探查感知了一番,随即摇头道:“都提前布置了封禁结界,都没事,我通知他们服用灵丹了。”

    三位混元大罗金仙这才放下心来,还好修行者们没出事,否则万一死一批修行者,阵法力量变弱的话,那就更难抵抗了。

    “嗯?”

    这时,东延大尊忽然眼神一变,发现那救世人和诸多真魔竟然飞了过来。

    只见救世人首当其冲地飞到了阵法护城结界前方,只有咫尺距离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而后伸出手按在了混沌色的结界上。

    “既然强力破不了,那就试试我的《不灭真炎》吧。”

    救世人那平静淡然的声音响彻青城。

    只见她的手中忽然飘起了一朵看似普通的温暖火焰,随即微微一晃,化为一朵黑色的幽深火焰,而后她轻轻一口气吹出,犹如大风鼓舞,那看似不起眼的火焰顿时见风就涨,火借风势,化为一片庞大的火海落在混沌色的结界上,开始剧烈地燃烧起来!

    这火焰看似柔和,却是侵蚀万物的阴火,转瞬间便化为无边火海,将整个结界都覆盖了起来,竟然在不断燃烧着阵法结界上的灵力!

    而混沌色的结界也开始以微弱的速度,缓缓向内缩小!

    尽管那无边火海也在被阵法结界内的灵力所消融,但救世人却是手持真炎,一次次吹出狂风烈焰,化为无边火海覆盖这结界。

    “不灭真炎?那是什么法术?”

    “我的法力消耗的好快。”

    “这是阴火,是上古仙神的法术,据说一旦沾染这不灭真炎,就算是大罗金仙都难熄灭!”

    “再这样下去,就算有灵丹,我的法力也撑不了多久!”

    “护城结界好像在缩小……怎么办?”

    青城内,诸多修行者感受着不断流逝的法力,连忙将大把的灵丹塞入口中,转化法力,但发现连护城结界都在缩小,城内顿时再次弥漫起了恐慌的气氛。

    “她想耗尽我们的法力。”青君脸色肃然,说道:“就算有灵丹,但这样下去,恐怕也撑不了一时三刻。”

    “她为了催动这法术,竟然敢靠近阵法?”

    东延大尊却是冷笑一声,说道:“源观主,青君,是时候了,你们全力将她困住,我来灭杀她!”

    “老道也在等这个机会。”

    源观主露出一丝笑意,手中拂尘一挥,这青城的阵法力量顿时开始奔涌变化起来,整座阵法的结构性质也在不断改变。

    而东延大尊没管结界,只是手掌一翻,取出了一幅看似普通的字帖,随即轻轻展开。

    字帖上赫然写着一行大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

    PS:(这章六千六百字!六六大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