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沉重逾山的湖水不断波荡澎湃着,随即涛声一震,一颗巨大而狰狞的紫色龙首猛地从湖中探了出来,那峥嵘的龙角,晶莹的龙须,以及充斥着渴望自由的双眸,完全展露在了众人的眼中。

    “吼……”

    恐怖的龙吟声不断响起,在天地间回荡不休。

    “出来了!”金乌少女脸色一变。

    尽管只是一个头颅,但也说明这条魔龙已经开始脱离大阵的束缚了!

    若是不能阻止它,要不了多久,它就能真的破阵而出了!

    “嗯?它的境界……”

    幽婵却是从它镇破封印的威能之中看出了异常,不由得吃惊地说道:“它的修为虽然是天魔,但境界却是是魔君!这六千年来,在大阵中突破了吗?”

    “魔君境界?”金乌少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天魔的境界,与仙神的大罗境界,在高度上相当。

    而魔君的境界,却是相当于仙神的混元境了!

    如果这魔龙是天魔巅峰,就算和救世人联手对付她,她也能保护住佘惜露,起码能支撑一会儿,说不定就能撑到女娲娘娘脱困。

    但这魔龙的境界竟然是魔君层次?

    再配合其天魔巅峰的修为,比人间仙的半仙法力强了不知多少倍,只怕是一招,就能杀死她这个太一境的半仙金乌!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冥夜魔祖说这魔龙在大阵中有了‘些许突破’,到底是怎么个‘些许’法。

    从天魔到魔君的境界,如此巨大的跨越,这也能叫‘些许’吗?

    金乌少女恨恨地咬着牙,传音道:“完了,一旦让它出来,恐怕根本拖延不了时间……”

    “最后再试一次,若是不成,你和萧穗便主动自灭元神吧,至少不能被献给‘它’。”

    幽婵叹息一声,传音道:“而我……虽然自灭元神也一样是回归,但至少自灭元神的话,奖励就直接归属这魔域的主人,功劳会算在救世人的头上,让她突破,总比让魔龙突破要好,至少人间不会乱,我也只能回归之后……再看机会了。”

    这是在魔域之中,轮回断绝,就算是想遁入轮回转世都不行。

    否则,她完全可以让金乌少女直接杀了她,只要被仙神所杀,就不会回归‘它’的怀抱了。

    “好。”金乌少女深吸一口气。

    而萧穗却是沉默着,并没有说话,只是展开了手中的字帖,引动了其中那她也不明白的奇妙大神通。

    而后,那字帖上的墨字‘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便飞了出来,当空粉碎为道道光芒。

    一道道光芒随即没入了萧穗的体内。

    金乌少女和幽婵看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并没有抱丝毫希望。

    救世人和正在竭力束缚女娲的冥夜魔祖也注意到了那字帖。

    救世人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警惕之色。

    尽管那只是混元奇宝层次的字帖,但她之前就经历过,那东延大尊的第二元神竟然忽然短暂的变成了本尊,一时间实力暴涨。

    不过……

    眼前这个萧穗,本尊只是寻常的人间仙,第二元神也不过是大罗境界罢了,根本不值一提,似乎没什么可担心的。

    “太初赐你的宝物吗?”

    冥夜魔祖嗤笑一声,说道:“是不是太小气了点?就送了你这么一件混元奇宝?看来只是随手打发你的罢了。”

    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字帖不过是混元奇宝,再强的混元奇宝,也不过是混元层次的力量,这点力量,又有什么意义呢?

    忽然间——

    “嗯?”

    萧穗豁然睁开双眼,眼神先是恍然,随即又是震撼、惊疑、犹豫……诸多复杂的情绪,不断变幻,口中喃喃道:“原来是这样……难怪会选中我……林前辈……您早就想好了这一天么……”

    随即,她似乎做出了某个重要的决定一般,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抓住了旁边的那如洋娃娃般漂亮小萝莉的第二元神。

    而后,缓缓闭上双眸。

    下一刻,萧穗的气息骤然一变,元神威压骤然从寻常的人间仙,暴涨到了圆满的大罗之境,那原本属于太阴之道的道韵气息,也多出了浓浓的生死轮转之意,那一道道字帖所化的光芒也流入了第二元神的体内。

    金乌少女和幽婵微微一怔。

    如此变化,想必是萧穗和小萝莉的记忆完全交融了。

    原本萧穗为了修行太阴之道,在分割出第二元神的时候,刻意将自身关于生死轮转之道的记忆分割给了第二元神,才能不被生死之道影响,更加专注的修行太阴之道。

    但元神关于‘道’的感悟记忆,不是想分割就能分割的,也就是在分割第二元神的时候,才有这么一次机会罢了。

    而现在,萧穗居然又让本尊和分身的元神交融,重新得到了生死轮转之道的记忆?

    可是,这样也只是多一个大罗金仙转世罢了。

    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潜龙之湖内,那魔龙的头颅已经完全探出了水面,甚至还有一小截身躯也出来了,震得水面波荡不休,眼看着距离破阵越来越近,它也愈发激动了。

    阵阵龙吟声犹如冥神的低笑,让死亡距离她们越来越近!

    “好了。”

    萧穗却是看向了身旁的第二元神,轻声道:“第二元神,就由你来回归吧。”

    “哼,我本来就不喜欢镇守这里,无聊死了。”那小萝莉般的第二元神则是哼了一声。

    下一刻,萧穗缓缓抬起头,仰望着上方,她的目光仿佛穿过了天穹,穿过了人间,穿过了天人的界限,也穿过了天界,最终落在了三界高穹之中的某一处神秘之地。

    那里悬浮着一物。

    那是一本书。

    她的目光落在了这本书的封面上,落在了封面的那三个字上。

    透过那字帖带来的神秘力量,她与这本书似乎是产生了某种无形的联系,这本书忽然缓缓颤抖了起来,散发出意喻着‘生死’的奇异光芒。

    那神秘之地忽然传来了一个她极为熟悉的声音:“他开始了?”

    她知道,那声音来自于曾经掌控她的那人。

    “那就去吧。”

    那人轻笑一声,并未阻止,反而有一股冥冥中的无形意志灌注在了那本书上。

    下一刻,这本书忽然消失在了那神秘之地。

    同一时刻,人间的萧穗,她仰头所视的上方,那一片空间忽然扭曲破碎,瞬间形成了一个大到夸张的巨大通道,而通道的对面……则是传来了一丝超越三界的神秘气息。

    而后,一片庞大的黑影从这空间通道之中飞了出来,这巨大的空间通道也瞬间弥合恢复。

    那片庞大的黑影停留在萧穗的上空,赫然是一本看似古朴的书本,显露出了封面上那三个巨大的字迹——

    生死簿!

    “生死簿……”

    冥夜魔祖震撼地望着那庞大的生死簿,喃喃道:“怎么可能……生死簿不是在崔府君的手中吗?太初灵宝,怎么可能来到人间?”

    金乌少女也诧然望着那生死簿。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生死簿,毕竟上古大劫时,她也没见过崔府君使用生死簿,因为听父皇说,生死簿对于外魔是没有用的。

    幽婵在佘惜露的脑海中吃惊道:“太初灵宝,人书‘生死簿’?原来已经没有器灵了,难怪能来人间,等等……生死簿的器灵该不会就是……”

    “来吧……”

    而萧穗眼神复杂地望着这本书,却仿佛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随即她身边的第二元神漂浮起来,化为一道光芒,便飞入了那生死簿之中!

    那原本犹如死物般的生死簿,仿佛找到了魂一般,开始缓缓震颤起来,在半空中慢慢旋转着不断缩小。

    最终,变成了一本普通书籍大小的书本,落在了萧穗的手中。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

    原来……

    萧穗便是传说中的太初灵宝,人书‘生死簿’的器灵!

    “生死簿!”

    一声难以置信的震怒咆哮骤然响起,赫然是那冥夜魔祖,他正死死地盯着萧穗,眼神之中尽是憎恨,一字字地说道:“崔府君居然舍得让生死簿的器灵转世到人间?而且……你已经脱离了,怎么可能重新融合?”

    无论是天宝、灵宝,亦或者是太初灵宝,最重要的都是器灵。

    器灵一旦脱离灵宝,那灵宝的威能近乎会完全散去,就等于需要重新来过,再想恢复就等于是重新孕养出一个新的器灵!

    这之中的难度,可不比重新炼制一本生死簿容易多少。

    但……

    那字帖到底是什么神通,竟然能够让已经脱离的器灵,重新和生死簿融合在一起??

    “与你无关。”

    萧穗却只是瞥了冥夜魔祖一眼,便掀开了生死簿,显露出其中空白的无字天书之页,轻轻伸出一只纤手,手中便多出了一只毛笔。

    这,是生死轮转之道显化的轮回笔,也称之为‘判官笔’!

    “不好!”

    冥夜魔祖盯着那已经有半截龙身脱困的魔龙,震怒万分地吼道:“快!快出来!”

    那魔龙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疯狂地挣扎起来,震得湖面惊涛连连,水花飞溅,试图将身躯从其中探出来。

    但……阵法镇压着它的本源,岂是想出来就能出来的?

    即便它舍弃下半截身体不要,斩断上半身,也是没有意义的。

    “阻止她!”冥夜魔祖又急又怒地朝着救世人咆哮道。

    救世人当即化为一道流光冲向了萧穗,水火交加,形成一道道弱水漩涡和黑色火莲,试图杀死萧穗。

    “不用担心,交给我吧!”

    金乌少女瞬间化为三足金乌的原形,在原地形成最强大的封禁结界之后,便展开双翅,直接迎上了救世人的攻击。

    争斗造成的狂暴余波冲击在封禁结界上,却是丝毫影响不了其中的萧穗。

    萧穗的目光透过封禁结界,瞥了一眼那潜龙之湖,仿佛看到了湖水深处,那隐龙幻世阵内的关诗音,纤手地握着判官笔,在生死簿的第一页刷刷地写着,口中轻声道:“宣读判词。”

    “关诗音,己亥年丙寅月丙申日子时生人,寿六百零一年三个月十五日,剩余阳寿……”

    判读到这里,她并没有读出关诗音剩余的阳寿数字,而是在那行数字上划了一道横线,随即淡漠道:

    “无。”

    ……

    PS:(新的一卷开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