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144章 白月瑶
    “谢谢萧姐姐。”

    佘惜露小心翼翼地接过萧穗递过来的木盒,打开看了看,在心中问道:“幽婵,该怎么吃啊?”

    “不用吃。”幽婵在她的脑海中说道:“你亲自触碰到就可以了,上古大劫的时候,就有刚接触到修行的凡人,无意间触碰到光阴果实之后,瞬间抵达宿命时光的尽头,顷刻间就从凡人飞升成了太一境。”

    佘惜露将木盒放在膝盖上,缓缓用指尖去触碰这颗形状犹如婴儿,却虚幻朦胧的奇异果实。

    在她的指尖接触到这果实表面的瞬间,果实内部的神秘力量仿佛找到了倾泻口一般,沿着她的指尖流淌而出,瞬间将她笼罩了起来。

    “轰!”

    恍惚间,她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起来,直至消失不见,时间仿佛也随之静止了。

    而后,一条一望无际的长河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条长河永不停歇地向前流淌奔腾,恍若通向了无尽遥远之地,河水或湍急或平缓,她就站在这条长河之中。

    “这是……”

    佘惜露喃喃一声。

    在这个时间静止的虚幻世界,以她所处的位置为节点,她身后的长河犹如凝固的死水,仔细看去,竟然可以从河水之中可见无数个她,十七岁的她,十六岁的她……乃至于刚刚出生的她。

    而河水的前方,看似是一条奔腾的河流,但细看之下,实际上却是无数虚幻朦胧的河水支流组成,这些支流或粗或细,每一条支流之中都可见未来不同的她,在无数细微之处不断分叉,交织出无穷未来。

    “这就是时间长河,也算是宿命长河的一部分。”

    幽婵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你我前世是魔祖,不在宿命长河之中,所以回首也最多只能看到这一世的出生,而未来是最多变的,尚未确定,所以有很多尚未成为现实的虚幻支流,最大的支流就是可能性最大的未来。”

    她顿了顿,又说道:“当然……这时间长河也只能看到你自己的未来罢了。”

    佘惜露闻言,不由得看向那条最为庞大的河水支流。

    其中可见一个个未来的她自己,与现在没什么变化,但随着时间长河的向前,未来的一个个她所散发的威压,也明显越来越强,最终威压强大到了时间长河所能容纳的极致。

    “飞升的话,未来会怎么样?”

    佘惜露心中闪过这个好奇的想法,随即便有所感应地看向其中一条较细的支流。

    这条时间支流之中,可见身披霞光飞升天界时的她,但顺着河流再往后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神情充斥着震惊和难以置信的她,随即……便是一片漆黑!

    而这条时间支流竟然也就此断流!

    “飞升之后,怎么就没有未来了?”

    佘惜露不由得一愣。

    “那就说明你化为虚无了。”幽婵低沉道:“难怪林止水让你别飞升,看来他早就知道你飞升之后的未来了。”

    “可是……为什么啊?”佘惜露忍不住问道:“难道是因为我一飞升天界,就有魔祖埋伏我?”

    “不可能。”

    幽婵直接否决道:“天界是天道一方的地盘,天道大能若是知道你要飞升,必然会保护好你,倘若有魔祖进入天界,天道大能不可能不知道,必然会提前防备,既然外道一方连元初都不见了,天道大能已经占据优势了,又怎么会保护不住你呢?”

    “那怎么回事?”佘惜露疑惑道:“而且,你不是说天道大能和魔祖都不在宿命长河之中吗?这支流显示的未来,也和魔祖无关吧?”

    “你要明白,这宿命长河其实三界命运的‘记忆’,而魔祖、天道大能的分量太大,所以不会被三界记录在其中罢了。”

    幽婵说道:“但不记录,不代表不会对宿命长河产生影响,三界任何生灵,只要存在就会影响宿命长河的走向,哪怕是开辟三界的太初盘古也一样,只是这般伟大的存在,宿命长河根本无法记录罢了。”

    佘惜露恍然,又问道:“那我怎么会飞升了就死呢?”

    “不是死。”幽婵低沉道:“是化为虚无,连元神都没了,才会彻底断流,否则就算是回归‘它’的怀抱,也能看到回归时的你才对。”

    佘惜露微微一怔,疑惑道:“你说过,只有外魔,才能真正让外魔化为虚无吧?我们前世又是魔祖,也只有魔祖,才能湮灭我们的元神……那肯定是魔祖出手啊。”

    幽婵沉默了一下,说道:“确实是这样,但……天道一方如此庇护于你,天道一方的大能又比外道更强大,你飞升天界之后,怎么会有魔祖能在天道大能的保护下杀掉你呢?”

    “难道是‘它’?”佘惜露突发奇想。

    “怎么可能……”

    幽婵有点无语,说道:“在‘它’的眼中,我们投胎进入天道一方,就和小孩子离家出走一样,而且我们本来就是‘它’创造的,‘它’要惩罚我们的方法多得是,怎么可能直接湮灭我们的元神?”

    “哦……”佘惜露说道:“那还有谁能杀我们?”

    幽婵沉吟了一下,说道:“嗯……从时间长河中,未来的你化为虚无前的神情来看,你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难道是凶手的身份很让人震惊?”佘惜露问道。

    “嗯……凶手……”

    幽婵沉默了半晌,说道:“在天道大能的保护下,还能杀我们的话……”

    她轻声道:“那也就只有元初了,如果元初没有消失,也没有出事,以元初的实力,就算天道大能们保护我们,他也能强行杀死我们。”

    佘惜露愕然,说道:“你不是说过,元初和你是好朋友,关系很好吗?还欠你一个人情?”

    她还记得,幽婵说过,魔祖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还有不死不灭的魔躯,再强大的天道大能也无法杀死魔祖,顶多杀到沉睡或者封印罢了,却不可能‘死’,自杀都不行。

    而魔祖之间,只存在‘强杀弱’的情况。

    前世的幽婵魔祖,独自镇守元初魔井,堪称是元初之下的最强魔祖,最终也是因为元初欠她一个人情,炼制了某种兵器才以一道锋芒杀了她,让她进入轮回。

    “关系确实挺好……”

    幽婵嗯了一声,又有些无奈地说道:“但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元初到底为什么欠我们人情。”

    “你不知道?”佘惜露疑惑道。

    “不知道。”幽婵叹了口气,说道:“是他第一次见到我们的时候,他自己说的,他说曾经欠我们一个人情,但我们明明是第一次见他。”

    “前世?”佘惜露疑惑道。

    “前世……我们是‘它’创造的魔祖,哪里来的前世呢?”

    幽婵叹了口气,说道:“除非是指我们成为外魔之前,因为‘它’似乎也不是凭空创造魂魄,而是用三界生灵的魂魄创造外魔,或许元初认识成为外魔之前的我们吧,但他一直不肯说,不过对我们一直挺好。”

    “听上去好像是个好男人……额,不能告诉林止水,万一他吃醋怎么办……”

    佘惜露眨了眨眼睛,问道:“既然元初和我们关系挺好,未来的我们怎么会被他杀?”

    “我也觉得不会是他。”幽婵嗯了一声,说道:“而且听女娲的意思,他似乎已经消失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那还有谁能杀我们?”佘惜露疑惑道。

    “没了,只有魔祖才能真正让我们化为虚无,天道大能再强也无法湮灭魔识……”

    幽婵说到这里,却是忽然微微一怔,沉声道:“不对……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即便不是魔祖,也能杀我们。”

    “不是魔祖也行?”佘惜露愕然。

    外魔,下至小小的外魔异兽,上到至高无上的魔祖,除非是外魔内斗,否则最坏的情况也只是元神被灭,但魔识还是会回归‘它’的怀抱,天道大能也束手无策。

    即便是天道大能,也无法让一个第五等的外魔异兽归于虚无。

    这是‘它’的天规。

    “比如……我们自己。”幽婵轻声道。

    “自杀?”佘惜露诧异道。

    “笨,谁自杀还能湮灭自己的魔识?”

    幽婵无语地骂了一句,无奈道:“我的意思是说,像我们这样的魔祖转世,也拥有魔识,只要元神足够强大,也能湮灭魔识,彻底灭杀外魔,倘若……有外魔转世修成的天道大能,也能彻底灭杀我们,连魔识都无法回归。”

    佘惜露喃喃道:“外魔转世修成的天道大能?”

    “对。”幽婵说道:“天道大能在天界有天道庇护加持,而且能轻易发现魔祖,所以抵挡魔祖很简单,但……也防不住监守自盗。”

    “为什么呢?”佘惜露疑惑道:“既然都已经摆脱了‘它’,和我们是同类,为什么要杀我们?”

    “是摆脱了‘它’,但不是所有魔祖都和我们一样。”

    幽婵说道:“‘它’创造外魔的时候,外魔都被灌输了‘它’的思想枷锁,也就人间才能摆脱‘它’的枷锁,我们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枷锁的束缚就不算紧,所以我们更渴望自由,而元初更加自由,所以我们和元初才能成为朋友。”

    她轻声道:“但其他魔祖不是这样,其他魔祖大多是发自内心的遵从‘它’的意志,甘愿成为‘它’的奴仆,所以魔祖才被称为侍奉‘它’的大能。”

    “枷锁……”佘惜露恍然。

    “我们本来就无法容忍自己成为奴隶,‘它’还不断逼迫我们,所以我们才会求元初杀我们,放弃一切轮回到人间。”幽婵叹息道。

    佘惜露沉默了一下,问道:“魔祖转世的天道大能要杀我们,那会是谁呢?”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魔祖转世的天道大能,那必然是天道一方的叛徒。”

    幽婵低沉道:“上古大劫之后,沉睡的魔祖也有一些,但也不知道沉睡在哪里,也可能是被顶尖魔祖杀死,轮回转世到天道阵营,我现在就有几个怀疑的对象,但也不确定。”

    佘惜露想了想,忽然说道:“白月瑶?”

    她记得,她刚刚加入太阴天渊道统时,林止水特意嘱咐过她,让她多听听萧穗的,说萧穗所在的道统‘太阴天渊’是一滩浑水,让她不要太深入。

    幽婵也说过,如今的西王母‘白月瑶’,并不是最初的那位西王母,而是顶替上去的,但却比最初的那位西王母还要强大,之前却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定然是有秘密。

    “对,白月瑶。”

    幽婵低沉道:“我和她有过几次交手,但她每次都是轻飘飘地避战离去,从来都不想和我打,以前我不太懂……现在我才反应过来,她就有可能是魔祖转世,只是无法确定,没有证据罢了。”

    “没有证据?”佘惜露疑惑道:“难道天道一方其他大能不知道吗?”

    “她出现的太早了……”

    幽婵叹息道:“上古大劫还没结束,原本的西王母就陨落了,她横空出世,直接顶替了最初那位西王母的神位,而那个时候,连法身之道都没有成型,其他天道大能又怎么知道?恐怕连最初那位西王母,都未必能确定白月瑶是外魔转世吧。”

    “没有怀疑她吗?”佘惜露问道。

    “怎么怀疑?”幽婵说道:“先不说白月瑶是太阴天渊的领袖,实力堪比女娲娘娘,而且她在上古大劫也将几位魔祖杀到沉睡,战功赫赫,如此三界领袖般的人物,谁敢怀疑她,岂不是在侮辱她?”

    她叹了口气,说道:“更何况,天道大能之间,如果是天大的事情,也会立下‘天道誓言’,一旦违背天道誓言,就会为天道所弃,遭受天罚,连感悟的天道也会忘却。”

    佘惜露恍然,说道:“就算白月瑶真的是魔祖转世,杀我们的话,背叛天道,就会被天道所弃,值得吗?”

    “那也得提前立下天道誓言才行。”

    幽婵叹息道:“她可是金母元君……端坐于西王母神位之上,这等一方道统的领袖,只是庇护我们这件事,天道一方会逼她立下天道誓言吗?如果没有誓言,她暗中出手灭杀我们,恐怕都查不出来。”

    佘惜露有些后怕地说道:“难怪止水不让我们飞升……”

    幽婵沉默了一下,说道:“说起来,连林止水都曾经特意提醒过你,难道他早就怀疑白月瑶了?那他应该提前布局了……”

    佘惜露微微摇头,说道:“我先选择未来吧,就选择最粗最长的这条支流吗?”

    虽然服用光阴果实的过程,思维所处的世界保持着时间静止,可以让她随意选择未来,但也没必要浪费时间。

    幽婵嗯了一声,说道:“选吧,反正未来也看不到天道的举动,看再多的未来也没什么用,而且知晓未来太多的话,也不是好事,如此逆天行事,将来步入天道也是阻碍。”

    佘惜露当即沿着这条最粗最长的支流走了过去。

    时间河水开始流动,宿命之力也推着她不断前进,让她不断与未来的自己重合,修行的种种道的感悟,也不断融入她的元神。

    时间奔涌不休,而她的元神境界开始飞速提升。

    每走一步,元神境界便提升些许。

    从得证大罗开始,而后找到自己的道心,得证混元,再领悟一条条混元之道,连续九条混元之道在心中汇聚如一,最终量变发生质变,种种混元之道衍变,混元生无极。

    时间宿命咆哮着滚滚流淌,推着她不断向前。

    最终……无极生太极,让她逐渐看到了那一个‘一’。

    一,也即是天道!

    是为‘太一’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