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149章 杨回、白月瑶
    难道林前辈……

    这个念头从萧穗的脑海中浮现之后,一时间,她的心中不由得掀起了惊涛骇浪,充斥着迷惑而复杂的情绪。

    但她也不敢多问,与其乱猜,不如问问那人。

    待青收下了林止水送的那幅‘太初天帝’图,她便拉着青离开了。

    以最快速度的遁光,带着青回到青城之后,萧穗在房间内犹豫了许久,还是深吸一口气,拿出了生死簿,而后感应着生死簿之中的印记,以神念催发这道印记。

    下一刻,一丝至高无上的神念穿过了天人界限,降临在了人间的生死簿之上。

    “哦?”

    随即,一个她极为熟悉的温和男子声音,透过生死簿响了起来:“小家伙,这么快就找我了?”

    “崔府君。”萧穗恭敬道。

    她身为生死簿的器灵,前些天第二元神与生死簿融合之后,她便发现了,生死簿之中有着一道印记,可以透过这道印记联系生死簿的前主人——上界的崔府君。

    崔府君执掌生死簿无数年,更是永暗魔狱的天道大能,自然是她最大的靠山。

    “你这一世,叫萧穗,是吧?”崔府君笑吟吟地说道。

    萧穗应道:“是‘消岁’的谐音。”

    崔府君轻笑一声,问道:“有事么?”

    “这个……”

    萧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崔府君,您可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在让人间的修行者法力提升到大罗金仙吗?”

    “法力?大罗金仙?”崔府君淡淡一笑,说道:“修行者在人间的修为上限就是半仙,怎么可能提升到大罗金仙?外魔倒是可以提升到第一等真魔极限,修为也相当于大罗金仙了。”

    “那……有这种可能性吗?”萧穗不死心地问道。

    “可能性?”

    崔府君略一沉吟,忽然笑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一切皆有一线生机,即便掌控天道也不敢说‘绝对’,或许只是三界尚未发现‘能够在人间突破修为上限’的方法罢了。”

    萧穗闻言,若有所悟地说道:“这样么……”

    崔府君轻声道:“你这般问我,莫非是发现了这种例子吗?莫非是林止水?”

    “这……并不是,而是林前辈点化的那颗松树。”

    萧穗微微摇头,便元神传音给了旁边房间正在装树直立的青:“青,你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小萝莉‘青’略显懵逼地过来了,“妈妈?”

    萧穗轻咳一声,说道:“崔府君,这便是林前辈点化的那颗松树。”

    “哦?”

    生死簿上逸散出了一道无形的神念,瞬间笼罩了青。

    崔府君发出一丝轻咦,笑道:“有意思……还真是大罗金仙的法力修为。”

    过了半晌——

    “原来如此……”

    崔府君忽然低笑一声,问道:“青?是吧?你真的是林止水点化的吗?”

    萧穗闻言,不由得一怔,转头看向萧秦。

    什么意思?

    青不是林前辈点化的?

    萧青沉默了半晌,说道:“是。”

    “是他点化的没错,但……他应该只是赐了你被污染过的帝流浆吧?”

    崔府君淡然道:“上古时期的帝流浆,可以直接点化妖灵精怪,开启灵智,但被元初魔井污染之后的帝流浆虽然能开启灵智,却无法获得自主,所以……你应该还吸收过外魔的元灵碎片,才让你获得了自主。”

    萧青稚嫩的脸上闪过一丝怔然。

    这一刻,她豁然回想起来,她的灵智意识苏醒之后,就看到了他,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个叫韩素心和一个叫程不休的男子,在他的字画店打了起来,还被凡人看到,引来了一只外魔异兽‘狰’。

    那只‘狰’被他留下的‘定’字镇压,又被青阳尺碾碎,连元灵都被两仪聚法盆吸入绞碎了。

    最终,他用那两仪聚法盆洗笔之后,将洗笔的墨水吗,连同盆内的‘狰’的元灵碎片,一起浇灌给了她,才让她真正获得自主!

    “是有外魔的元灵碎片……”萧青喃喃道。

    “那就没错了。”

    崔府君轻声道:“所以,你的本质……你的心识,其实并非是修行者的‘神识’,而是‘魔识’,毕竟是用污染后的帝流浆和外魔元灵的碎片点化出来的。”

    “污染?”一旁的萧穗忍不住问道:“帝流浆被污染了?”

    崔府君平淡道:“帝流浆,本来就是太初之地创造妖族生灵的神物,在上古时期,妖族以‘太初之井’收集帝流浆,因为那太初之井还通往人界,所以偶尔会有少数的帝流浆落入人界,但大部分都在太初之井内。”

    说到这里,他低笑一声,说道:“直到大劫来临,‘它’欲灭绝妖族,便让魔祖幽婵镇守太初之井,断绝帝流浆,并且阻断通往太初之地的通道,后来更是将太初之井这个天地根源之一,侵蚀化为‘元初魔井’,无需幽婵阻拦,也能以魔井污染帝流浆,逼迫妖族逃离。”

    萧穗喃喃一声,这才恍然。

    原来……这就是小蛇……不,幽婵当初所做的事情吗?

    镇守太初之井,灭绝人界出现妖的希望,还逼迫妖族逃离太初之地。

    “那青呢?”

    萧穗忍不住问道:“如果青的心识是魔识,那岂不是和外魔转世一样了?可是她明明没有法旨的时候,也得到了秽土建木诸位天道大能的青睐。”

    “你错了。”崔府君淡然道:“这小树妖,和外魔转世还是不一样的,外魔即便转世了,也始终会被‘它’惦记,所以只要外魔转世被外魔杀了,就会回归‘它’,但这小树妖并非如此,只是有魔识罢了,与‘它’并无联系,还有他的面子在,自然会得到青睐。”

    萧穗还是不太理解,疑惑地说道:“但青修炼的终究是法力,走的是天道啊,法力为什么能突破上限?难道……是因为林前辈吗?”

    崔府君却是忽然笑道:“小家伙,你可是在怀疑……林止水也是魔祖转世?”

    萧穗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林前辈是太初天帝转世,但在六百年前,‘它’亲自出手覆灭太初天宫,唯独太初天帝逃脱,所以我猜测……”

    说到这里,她没敢继续说下去了。

    崔府君却是明白了她的心思,低笑道:“你认为太初就像是烛九阴一样,被‘它’变成了魔祖?然后又转世到了人间?”

    萧穗低沉道:“是。”

    “呵……你错了。”崔府君无奈地笑道:“但,我也无法与你细说,关于他的事情,我等知情的天道境,皆是立过天道誓言的,若是透露半分,便会为天道所弃。”

    萧穗心中一凛,便换了个话题:“那……青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因为他了……”

    就在这时,一个缥缈不定的幽幽女声响起,恍若空间本身在回响一般,完全察觉不到声源所在。

    下一刻,萧穗便发现眼前生死簿所在的空间扭曲了起来,变得朦胧和模糊,而扭曲空间内的一切都看不真切,甚至于连生死簿的器灵都感应不到扭曲空间内发生的事情。

    随即,她便看到一个模糊的女子身影,陡然出现在了扭曲空间内。

    但她却看不清来人的模样,甚至连气息都感应不到。

    “天道境?”萧穗不由得脸色一变,“神念投影?还是化身?”

    胆敢随意隔绝她和崔府君的谈话,自然只能是天道大能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道主还是神位上的大能。

    扭曲空间内。

    生死簿漂浮在半空中,而生死簿前,则是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她容颜清美,身材高挑,眉宇间有着自然的尊贵之意。

    赫然是无生帝尊的双胞胎姐姐,那神秘的少女道主。

    “你是……”

    生死簿上缓缓浮现出了一道虚影,赫然是一个儒雅俊秀的男子,身穿上古判官服,眉宇间有着一丝疑惑,双眸惊疑不定地盯着那少女道主。

    “蛰伏太久,崔珏你都已经认不出我了吗?”少女道主低笑一声。

    崔府君注视着少女道主,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杨回?”

    “没想到崔府君还记得我的名字,没记成白月瑶就好。”少女道主轻笑道。

    “你怎么转世到人间了?”崔府君微微皱眉,说道:“既然你还活着,为何没有回西王母神位,反而被那白月瑶后来居上了?”

    少女道主却是沉吟了少许,忽然问道:“崔珏,我可以信任你吗?”

    “此话何意?”崔府君皱眉道:“你若是不信任我,为何要现身见我?”

    “也罢。”

    少女道主微微摇头,说道:“连他都说过你值得信任,我的确没必要怀疑你,只是有些不敢再随意相信别人罢了。”

    崔府君问道:“此话怎讲?”

    “天道一方有叛徒。”少女道主淡淡道:“当年我陨落,就是天道一方有人设计害我,差点将我献给‘它’,所以我不敢出现,这些年来一直蛰伏在天界,直到六百年前,他见了我之后,我前些日子才转世下凡。”

    崔府君沉吟了少许,说道:“但我也不太敢相信你,他的事情……你可知道?”

    少女道主淡淡道:“元初乃是太初的第二元神,合一之后便转世成了林止水……这些信息足够了吧?我并无神位,没有与你等一起立下天道誓言,若非他信任我,我又岂能知晓?”

    “足够了。”

    崔府君轻轻颔首,问道:“你为何转世到凡间?”

    “也没什么。”少女道主说道:“只是我怀疑白月瑶有问题,担心有什么变故,所以来人间防备她一手,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叛徒。”

    “白月瑶有问题?”崔府君皱眉问道。

    “西王母神位,乃是我开创的,尽管我不在神位之上,但依然和神位隐隐有所感应。”

    少女道主轻声道:“冥冥之中,我便感觉白月瑶有问题,虽然只是直觉,但……她在法身之道出现之前,就已经继承了我的神位,从来都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外魔转世,她这等地位和境界,谁能看出她的心识是不是魔识?谁又敢查?”

    崔府君微微颔首。

    确实。

    外魔转世与其他生灵的区别,就是心识,其他生灵的心识乃是神识,而外魔转世则是魔识。

    心识乃是最根源最深处的存在,除非境界远远超越,否则怎么查?

    更何况白月瑶贵为一方道统的领袖,最顶尖的天道大能之一,当年便立下赫赫功劳,谁又敢质疑她?

    “我也知道没有证据。”

    少女道主说道:“但如今太初和幽婵魔祖都在人间,外道又岂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倘若白月瑶真的是魔祖转世,说不定此次大劫之中,她就会露出马脚。”

    崔府君沉吟了半晌,问道:“太初知道吗?”

    “他也怀疑,只是不知道他是否考虑到了白月瑶。”

    少女道主说道:“若是能借此机会验证白月瑶是否是叛徒,那就再好不过了,即便她这个变数无法确定,但只要我亲自转世下凡,自然能掣肘于她。”

    崔府君恍然,又说道:“若白月瑶真的是叛徒,你可有把握挡住她?”

    “她很久没出手了。”少女道主微微蹙眉,随即说道:“不过,我也有进步,还算是有些把握吧。”

    崔府君笑了笑,说道:“有他点化的这颗青松,或许能帮到你。”

    少女道主瞥了一眼扭曲空间之外的‘青’,微微点头,说道:“我就是感觉到她的修为竟然是大罗法力,所以才特意来看看。”

    “我猜他和元初的融合已经成功了吧。”

    崔府君轻笑说道:“这一看便是天道和外道结合后的规则运用,确实厉害,竟然能让修行者的法力极限提升到外道相当的层次,瞒天过海?亦或是移花接木?不过,似乎也只有拥有魔识的修行者才能做到……”

    少女道主也打量了一下‘青’,说道:“确实,那法力是建立在魔识之上的,若无魔识,也无法避过天规……这么说来,外魔转世的修行者,只要有他的帮助,在人间修为也能突破到大罗金仙。”

    崔府君忽然轻咦了一声,似乎有些恍然:“原来如此……这就是幽婵转世人间的原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