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166章 他到底是谁?
    一张张恢弘壮丽的‘风景图’无风自动地漂浮起来,笼罩着淡淡的光芒。

    “什么鬼……”

    林止水傻眼了,超乎认知的现象让他脑子都有点蒙了。

    画……

    自动飘起来了?

    有鬼?

    还是这画有问题?

    “又或者是……”

    林止水忽然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毛笔,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突然怀疑自己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正准备走上去摸一下这几张画时,却看到这一张张画卷忽然飞出了字画店外,待他追出去之后,便看到一道道流光飞向天边,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

    林止水一脸懵逼地看着天边,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些天也用心爱的毛笔画过不少画了,为什么偏偏就这几张画卷飞出去了呢?

    其他画也没见到什么特殊的变化啊……

    难道是风景画的缘故?

    但他之前也画过风景画,而且这五张画也是依次画出来的,为什么这时候才飞出去呢?

    他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唉……”

    林止水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回书桌前,拿起桌上看似平平无奇的毛笔,暗自嘀咕:“还以为我的金手指会进化成神秘马良呢,结果……就这?”

    他早就发现这笔有问题了,只是用着流畅,超水平发挥也就罢了,莫名其妙让画变得生动活泼,就让他觉得很奇怪了。

    之前他就猜测过,金手指如果再进化一次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就算是画出真人变成活的,他都不会太意外,但却没想到画会自动飞出去?

    “等等……这些风景图该不会是挑一个合适的位置,变成真的吧?”

    林止水忽然看向书桌上《三界根源》,脑海中开始浮想联翩:“难道说,这本三界根源上的风景图是真实存在的?莫非……我画的这几幅图飞出去之后,会变成真的?”

    “天庭,灵山,通天建木,广寒宫,阴曹地府……”

    “这些可都是神话传说中的地方啊……”

    “如果变成真实存在……那岂不是神话再现?灵气复苏吗?”

    “假如真的是灵气复苏,我这个画的主人应该会有特殊待遇吧……难道我是灵气复苏时代的幕后黑手?”

    他脑袋里不由得冒出来一堆奇思妙想,情不自禁地脑补出了一本爽到炸裂的灵气复苏升级文。

    不过,林止水站在门口,望着天空好一会儿,也没看到有什么异象变化。

    说好的灵气复苏有天地大变呢?

    ……

    灰暗死寂的魔域之中。

    青城。

    无论是仙神转世,还是天道大能们,此时都仰头望着天空中那扩张到上千里范围的黑莲世界。

    那方隔绝空间的黑莲世界内部,似乎正发生着剧烈的碰撞,仿佛有两个可怕的存在正激烈的交战,可见那黑莲不断的凸起、凹陷,并且不断浮现出一道道隐隐约约的裂缝,似乎承受不住,即将破裂一般。

    “看样子,又诞生了一个魔祖啊……”

    女娲娘娘微微蹙眉,双眸盯着那黑莲世界,面容上有着一丝担忧。

    酆都大帝忍不住出声道:“女娲娘娘,那个叫‘乔老板’的外魔成为魔祖之后,居然会为了我天道一方而战?”

    “他是自由外魔,性格颇为正直,太初又救过他……”女娲娘娘轻声道:“或许……那时候太初就推算到这一天了?”

    而站在天道大能人群之中的佘惜露,却是发怔地站在原地。

    “幽婵,林止水不止是太初天帝,也是元初?”佘惜露忍不住问道:“你之前怎么没认出来?”

    “我不知道啊……”幽婵也迷茫地说道:“既然天道怒火都降临了,肯定是违背了约定好的天道誓言,那说明太阴神君说的是真的……只是,我总觉得他不像元初。”

    “不像?”佘惜露疑惑道:“为什么?”

    “因为……以我对元初的了解来看,他是不可能和太初合一的。”

    幽婵低沉道:“就算他是太初天帝的第二元神,经过‘它’的转变之后,也已经得到了真正的自我,获得了独立人格,他连‘它’的命令都不听,连外道主宰都无法命令他,比谁都要渴望自由,他又怎么会放弃自我,和太初合一呢?”

    佘惜露也明白。

    正常来说,本尊和第二元神是同一个人格,就像是共用人格灵魂的不同身体部位,所以能够随时合一,记忆也是相通的。

    而成为外魔之后,决定思想的根源‘心识’都有了改变,那自然是独立人格。

    除非元神重新融合,否则连记忆都无法相通了。

    而且,想重新融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是独立人格,渴望自由和新生,怎么会舍得放弃自我呢?

    “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幽婵低沉道:“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林止水为你写字的时候,我听到他的毛笔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在喊‘救我’,但你听不到,其他见过林止水写字的人也听不到,偏偏只有我能听到……我在想,会不会是那声音就是针对我的?”

    “针对你?”佘惜露在心中说道:“你说过,那笔中有天道层次的元神吧?那笔中的人是认识你的?”

    “我刚才忽然有种预感……”幽婵轻声道:“我觉得那向我求救的人……就是元初,因为元初的朋友只有咱俩,而你不记得前世了,我却还记得,他如果真的在笔内,向我发出求救,也是有可能的。”

    “止水把元初魔祖装到了笔里?”佘惜露有点迷惑。

    “对,那颗小松树能够拥有超越天道极限的法力,必然是借助了外道之力。”幽婵沉声道:“而林止水又一向用洗笔的墨水来浇灌那颗小松树,这难道是巧合吗?”

    “但你不是说过,元初魔祖比太初天帝强大得多吗?”

    佘惜露越发疑惑,“太初远不如元初的话,是怎么做到把元初封印起来的呢?”

    “我也想不通。”幽婵也无法理解:“按理说,元初不可能和太初重新合一,更不可能被太初封印到笔内当做器灵,无论哪种结果都是剥夺他的自由,元初是不可能愿意的。”

    佘惜露叹了口气,在心中说道:“但止水懂天道和外道的规则结合,明显是天道和外道都懂,若非太初和元初已经融合,连通了记忆,又怎么能做到这些呢?”

    她又轻声道:“我觉得,你是不是多心了?或许笔内是其他魔祖或者天道境的元神呢?”

    “在太初的压制下,还能发出求救的,境界起码不会差很多,至少是第一梯队吧?”

    幽婵低沉道:“过去我还怀疑,可能是初代西王母,毕竟天道一方的第一梯队大能之中,就只有她下落不明,但现在她出现了,那就只有外道一方的元初,境界是第一梯队了。”

    佘惜露微微一怔,也无法理解了。

    太矛盾了。

    太初和元初理应融合了才对,但笔内却很有可能封印着元初魔祖,那到底是怎么融合的?

    “我总感觉有点不对……”

    幽婵忽然低声道:“林止水……他到底是谁?”

    忽然间——

    “轰!”

    天空中那巨大的黑莲轰然破碎消散,仅仅是一丝余波迸发开来,就大地不住地颤抖起来,崩裂出无数道峡谷深渊般的裂缝。

    黑莲消散之后,也显露出了两道身影来。

    一道身影是乔老板,此时他的左臂已经消失了,肩膀上有着一个巨大的撕裂伤口,胸口也出现了一个空洞,这些伤口正在不断地恢复愈合。

    而另一道身影则是一个足有上百里高的庞然大物,上身酷似人形,但长着四臂,一颗头颅上更是有着三张人脸,皮肤隐隐泛红,下半截身体更是足有数十里长的青色蛇尾!

    它显然就是新诞生的魔祖!

    至于那数十万上古外魔,还有诸位魔祖的化身,已经消失不见了。

    似乎……是被刚才那可怕的碰撞灭杀一空了。

    “勾神魔帝?”

    青城内,有不少天道大能立刻认出了这位新的魔祖。

    勾神魔帝,乃是上古大劫时期的准魔祖之一,在大劫爆发的最初期,天道境尚未诞生的时候,勾神魔帝也是凶名赫赫。

    直到天道胜过外道一方之后,才有天道大能将它封印起来,送往人间,镇压至今。

    没想到它竟然成了魔祖!

    或者,应该称它为勾神魔祖。

    论气势威压,乔老板明显比勾神魔祖要弱不少,虽然没有两个梯队那般巨大的差距,但也是很明显的了。

    毕竟,乔老板只是普通的真魔,强行被提拔成了魔祖,只是最弱的那种魔祖。

    而勾神魔祖却是上古大劫之初的准魔祖,潜力自然比乔老板强得多,成为魔祖之后,实力也更强大不少。

    也难怪乔老板不是对手了。

    “轰轰轰——”

    无边的天地灵气不断聚集,在天穹之中凝聚形成一道道魔祖的化身,但显然都没有付出多少代价,连天道极限都没有打破。

    方才在乔老板形成的黑莲世界之中,魔祖化身们无法躲闪,乔老板和勾神魔祖的碰撞威能又是那般可怕,自然连同那数十万外魔一起,被余波毁灭了化身。

    “生意人。”

    为首的无限魔祖冷冰冰地看着乔老板,说道:“你以为灭掉其他外魔,让人间无法再次诞生魔祖,你就能一对一和勾神拼个不相上下吗?可笑,你原本不过是区区的一个真魔罢了,即便不知怎的外道主宰选了你,让你成为魔祖,也只是最弱的魔祖而已。”

    乔老板默默地站在天空中,身躯上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

    魔祖,毕竟拥有外道主宰所赐予的不灭魔躯,天道大能不可能杀得了魔祖,外道一方也只有更强大的魔祖,才能杀死弱小的魔祖。

    而乔老板和勾神魔祖的差距,还没有大到会被灭杀的地步。

    “念你是魔祖的份上,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无限魔祖淡漠道:“无需你去杀太初,但勾神魔祖去杀太初的时候,你不得阻拦,如若你答应这一点,我等便接纳你。”

    乔老板沉默了一下,忽然嘴角微微翘起,轻声道:“我本来就不想当外魔,只是想在人间得到自由罢了,何须你等接纳?”

    无限魔祖冷哼一声,漠然道:“勾神,无需理会他,你先杀死幽婵,将她吞噬了,便能杀这叛徒。”

    一旦勾神魔祖吞噬了幽婵之后,实力就能直接提升到派系之首的层次,再想杀死乔老板,自然就很简单了。

    “小蛇,立刻飞升!”

    幽婵立刻在佘惜露的脑海中喝道,同时传音给其他天道大能:“我现在立即飞升,你们在上界的真身注意保护好我,如果我还能活命,千万不要让西王母有可乘之机。”

    过去是担心西王母监守自盗,有可能会借助神位之力杀了她,毕竟是她也是修炼的西王母这一法身之道。

    所以,她只要留在人间,西王母的神位之力也无法传入人间。

    而她一旦飞升天界,西王母的神位之力就能施展了,飞升就有可能被西王母杀死,一旦被西王母所杀,她就会回归‘它’的怀抱。

    风险巨大。

    但……现在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如果留在人间,让勾神魔祖吞噬了她,勾神魔祖的实力提升到派系之主的层次,那乔老板也不可能挡得住勾神魔祖,而且必死无疑。

    倒不如飞升赌一下!

    “休想!”

    乔老板体表黑莲绽放,正试图再次困住勾神魔祖时,却见勾神魔祖的三张面孔同时张开大口,红青黑三道锁链从他的三张嘴巴中迸发而出,划过一道道玄妙的天之轨迹,瞬间将乔老板捆了起来!

    “不要以为只有你会封印……”勾神魔祖冷笑一声。

    “嗯?”乔老板脸色一变,试图挣脱这锁链,但锁链上却像是蕴含某种诡异的侵蚀力量,让他丝毫无法动弹。

    “足以困住你九息。”

    勾神魔祖冷笑传音,忽然转头看向了佘惜露,眼神一寒:“想飞升?”

    他豁然伸出手,轻轻一抹——

    “渡劫成仙,羽化飞升!”

    佘惜露已然放开了对修为的压制,开始引动天劫。

    这天劫乃是天规,只要境界足够,就能随时引发天劫,渡过去便可飞升天界了。

    而飞升天劫那点威力,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春风拂面,毫无威胁。

    但——

    随着勾神魔祖一挥手,一股无形的规则力量犹如抹布一般擦掉了这片区域的气息,将佘惜露释放出来的修为气息给完全隔绝了!

    天地一片死寂,劫云并未出现。

    而佘惜露也感觉无法动弹了,体内的法力更是完全被压迫禁锢起来,不可能再引动天劫了。

    “该死,他反应太快了!”

    幽婵咬牙道:“只要一瞬间,让天规感应到你的修为,他就拦不住了。”

    而后,勾神魔祖又转头看了一眼诸多天道大能。

    只一眼!

    无形而浩瀚的空间压迫便化为重重束缚,将诸多天道大能的化身定在了原地,空间就像是完全凝固了一般。

    “关押本座数千年的仇恨,可还没有算呢。”

    勾神魔祖冷笑一声,视线扫过诸多天道大能,说道:“现在,你等亲眼看着,本座是怎么吞噬幽婵,而后灭杀太初吧。”

    忽然——

    勾神魔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远处的天空。

    诸位魔祖化身也转头看去。

    只见天边飞来了五只翩然的彩色蝴蝶,那是五幅看上去颇为普通的画卷,正犹如瞬移般划过天穹,翩翩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