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 第169章 盛世华章
    五道本源洪流源源不断地从那五片根源之地的虚影内涌出,疯狂地汇入那绽放着无尽光芒的画像内。

    天道意志散发着一阵阵愤怒的波动,但却根本无法控制这些净化后的本源!

    那五幅画形成的根源之地虚影,似乎不但净化了外道的侵蚀,还将其中蕴含的天道意志也清除了!

    “轰!!!”

    天道意志又剧烈地波动起来,只见天地震荡,一道又一道血管般的奇异光芒通道,再一次穿越了无尽空间的阻碍降临了下来!

    赫然是天心的本源力量!

    一道道天心的本源之力犹如迷蒙的长虹般落了下来,试图阻拦那五大根源之地虚影,收回其中的本源。

    但那‘外道盘古’画像绽放的无尽光芒,却是连同天心的本源力量也一起吸入其中!

    仿佛它就是一切的源头,也是一切的归处。

    “轰轰轰!!!”

    天道意志疯狂地波动起来,不断聚集着整个三界威能,去轰击那外道盘古的画像,但那画像却仿佛与外道主宰的规则融合为一,任由无尽的三界威能震荡,但没有被撼动丝毫!

    这一刻,即便是天道大能们,也能感受天道意志那近乎发狂的急切和愤怒之意!

    外道天生克制天道,所以从大劫至今,向来是外道侵蚀多少,天道意志便退后多少,从未有过夺回反扑的事情。

    若非借助各大根源之地镇守天心界,借助诸多天道大能们镇守,天道早就被侵蚀一空了。

    而现在,天道意志无法掌控根源之地的本源,镇守不住天心,导致连它所掌控的天心本源也在不断流失!

    “幽婵,这是怎么回事?”佘惜露忍不住在心中问道。

    “我也不知道……”

    幽婵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自从她刚才说了一句‘原来我们根本就逃不掉啊’之后,她似乎就变得很是疲乏心累了。

    那外道盘古的画像无可撼动地悬在天穹之上,恍若这天地间的主宰。

    很快,五大根源虚影内的本源,已然被吸收一空!

    那无数条恍若三界血脉般的天心本源,也被完全吸入了外道盘古的画像之中。

    外道盘古的画像绽放着无尽的光芒,这光芒蔓延辐散而出,照亮了整个天地,还在不断扩张蔓延,以可怕的速度朝着太空、星河、宇宙的深处蔓延而去。

    “轰!”

    天道意志剧烈地波动起来,似乎在怒吼。

    简单浅薄的天道意志,智慧就像是一个幼稚的孩子,天道大能们都听懂了它的意思:

    “夺了我的本源也没有意义!‘它’的意识还在沉睡,就算‘它’能醒过来,但‘它’找不到真身,只要‘它’敢吸收我的本源,我就能像以前一样找到‘它’!再次灭杀‘它’!”

    天道大能们隐隐明白了。

    或许……这就是‘它’从未苏醒的缘故?

    只要‘它’吸收本源,天道意志就能找到‘它’,将‘它’灭杀?

    ‘它’固然是凌驾于天道意志之上的生命,但听上去,‘它’现在似乎只有意识,但却找不到真身?

    ‘它’的真身,在上古大劫之初出现过一次,但大劫之后,却是不知所踪了。

    就连六百年覆灭太初天宫的那一战,‘它’也只是让部分力量,降临在元初魔祖的身上罢了,而‘它’的真身并未出现。

    想想也能明白,‘它’,毕竟是比太初盘古还要可怕的存在,倘若真身发威,恐怕连三界都能彻底毁灭,甚至重新创造三界,自然不可能只有那么一点威能。

    三界之中,没有任何人知道‘它’的真身藏在哪里。

    就连‘它’自己,都只有意识,却找不到真身?

    “嗡——”

    一阵轻微的波动传开。

    只见那悬在天际的画像之中的‘它’,忽然缓缓张开了怀抱。

    ‘它’的怀抱中,赫然是一片幽暗的虚空,虚空之中可见幽暗无光的鸿蒙之气弥漫,一道道鸿蒙之气内似乎潜藏着大量恍若胎儿般的微弱意识,还有种种神秘的力量缭绕,这片虚空就仿佛孕育万物的巢穴!

    天道大能们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片虚空,便是传说中的‘外道之巢’!

    三界开辟之后的‘混沌鸿蒙’孕育生命,而外道入侵之后,这混沌鸿蒙就成了孕育外魔的巢穴,天地间的一切外魔,皆是从外道之巢内孕育而出。

    ‘它’怀抱外道之巢,所以外魔回归,便是回归‘它’的怀抱,回归‘它’怀抱中的外道之巢!

    而此时,随着它的怀抱缓缓张开,可见这片外道之巢的虚空内,竟然还有着一道道本源盘踞在其中,除了方才吸收的五大根源的本源和天心本源之外,竟然还有一道恍若太阳星般耀眼的本源!

    诸多天道大能见到这一幕,顿时脸色都变了。

    这竟然是六百年前被覆灭的太初天宫,那不知所踪的太阳星本源!

    天心!外道之巢!无间天庭!永暗魔狱!极夜灵山!秽土建木!太阴天渊!太初天宫!

    八大根源,此时已然汇聚在一起!

    除了那早在六百年前就消失的根源‘元初魔井’之外,三界的八大根源都已经聚齐!

    天道意志缓缓波动着,似乎在等待‘它’出现吸收这八大根源。

    天道大能也都明白,如今‘它’只剩下意识,只要‘它’敢吸收这八大本源,天道意志恐怕就能直接找到‘它’,再次将‘它’灭杀!

    然而,那画像之中的‘它’却是缓缓睁开了双眼,幽光中的面容模糊,但所有大能都明白——‘它’正在俯瞰着下方的所有人!

    ‘它’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忽然,‘它’的目光定格在了一人的身上。

    这幅画像豁然从天穹之中落了下来,飞向了下方的那人,而后漂浮在了她的面前。

    天道大能们看去,发现赫然是幽婵转世的佘惜露!

    “幽婵……”

    佘惜露看着眼前的外道盘古画像,忍不住在心中问道:“怎么就注意到我了?”

    “我也不知……嗯?”

    幽婵忽然微微一怔,喃喃道:“你还记得吗?前些天,林止水特意让你写‘它’,让你挑衅‘它’,吸引‘它’的注意力……”

    佘惜露心中一震。

    幽婵早就说过,无论是天道大能还是魔祖,都不敢直言‘它’的名号,不敢提及‘外道盘古’,因为这是‘挑衅’的行为,有可能会引来‘它’的目光!

    难道……这就是林止水让她写‘外道盘古’的缘故?

    只见那画像停在了佘惜露的面前,画像上那幽暗光芒之中的外道盘古,静静地注视着她,怀抱中的‘外道之巢’虚空内的本源开始缓缓震荡。

    “嗯?”佘惜露微微一怔,忽然感觉这外道盘古的眼神,似乎……有些熟悉。

    下一刻,画像之中,那外道盘古怀抱中的种种本源忽然奔涌而出,化为一道道洪流朝着她涌去!

    天道大能们都是一愣。

    天道意志的波动也是微微一滞,似乎没想到一般。

    “为什么要把本源传给我们?”幽婵喃喃一声。

    忽然间,佘惜露感觉到元神深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似乎有什么东西打开了一般,她连忙自观元神之后,赫然发现,自己和幽婵的元神之间,竟然出现了一道漆黑如墨的裂缝!

    这裂缝散发着深邃而古老的气息,似乎连接了一条通道,一条犹如‘井’般的通道。

    “元初魔井?”

    幽婵喃喃道:“这是元初当初杀我们时留下的伤痕,为什么我们的元神深处会连接着元初魔井?”

    佘惜露微微一怔。

    她听幽婵说过,元初魔井,乃是元初魔祖掌控,大劫时元初魔祖让她帮忙镇守,这元初魔井的井口过去在太初之地,但井底却可以贯通三界虚空,连接三界的任何地方。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元初魔井的井底,竟然……连接她的灵魂?

    而且,这裂缝的形状,让她感觉有点像是……

    一道……

    一道毛笔划出来的墨迹?

    幽婵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忽然心中一震,说道:“我知道了!难怪元初魔井不见了,当年元初用来杀死我们的神秘兵器,那道锋芒,就是以元初魔井炼制成的!恐怕当年元初杀我们的时候,就用元初魔井炼成的兵器,在我们的元神上开了一道虚空缝隙吧……”

    “兵器?难道是毛笔?”

    佘惜露却是忽然想到了林止水的那支毛笔。

    旋即,画像中‘它’怀抱中的外道之巢忽然完全打开,只见大量的本源洪流涌入她的元神,沿着她元神深处的那道虚空缝隙,不断汇聚涌入!

    而天道意志的波动隐隐停滞,似乎也愣住了,也找不到这些本源去了哪里。

    但它也不知道该惩罚谁,因为吸收这本源的并非是佘惜露!

    更何况,佘惜露乃是天道之下的生灵,并未违背天规,它循着天规运转,又岂能随意灭杀生灵?

    天道意志,也不过是有自我的规则化身罢了,连魔祖它都无法亲自对付,只能依靠天道大能帮助,除非是真的伤害到三界本源的罪魁祸首,才算是违背天规,它才能惩罚!

    “好算计……”

    幽婵喃喃道:“将元初魔井这等根源打造成兵器,以我们这等魔祖的元神为通道载体,足以稳定地容纳三界本源,用这等‘安全’的法子夺走三界本源,还让天道意志无法惩罚……”

    她的语气中不由得透露出浓浓的恐惧和麻木的绝望。

    多少次了,上次算计冥夜魔祖开始,她就已经开始恐惧了,而现在,连天道意志都算计了,更是让她感到绝望。

    本以为逃到了人间,本以为有太初庇护,没想到根本就从未逃出过‘它’的掌心!

    很快,八大根源的本源便从那片虚空之中,完全流淌而出,彻底消失在了佘惜露元神的缝隙通道之中。

    随即,那如笔墨般的缝隙也缓缓闭合,消失不见。

    “呼……”

    只见一阵微风拂过,外道盘古的画像便化为灰烬,消散在空气中。

    “轰隆隆——”

    外道主宰那幽暗的巨大人脸随之退去,消失无踪。

    而凝固的天地时空,也顿时恢复如初。

    无形的天道意志愤怒地波动了起来,却无可奈何,就像是找不到怒火发泄之处的孩子在发脾气一样。

    而天道大能们则是有些迷茫。

    他们做了这么多,本以为是大胜的局面,现在到底算什么?

    三界完全失去了九大根源,魔祖之中除了这位人间的自由魔祖,其他皆已沉睡,营造出了这等让‘它’苏醒的最佳局面……

    六百年前,他们都以为他是太初,融合了元初的太初,那源自本质的气息是不会错的,所以天道大能们都相信了他,认为他能够为天道一方带来希望,但……事实证明,这一切不过是他的算计!

    太初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元初也不可能,天地间只有‘它’才会这么做……

    如果‘它’彻底苏醒,三界会怎么样?天道大能们会怎么样?修行者会怎么样?

    天道大能们都陷入了迷茫之中。

    而乔老板沉默了半晌,忽然缓缓漂浮了起来。

    “你要去哪?”

    女娲娘娘忽然开口道:“要去见他吗?你要知道,你是自由外魔,而且是魔祖!已经超出外道的制衡规则太多太多,他一旦知道你的存在,‘它’恐怕就会立刻苏醒!”

    乔老板沉默了一下,低沉道:“这是我欠林老板的。”

    “你还不懂吗?他根本就不是太初天帝!他是‘它’!”

    女娲娘娘冷声道:“你以为你被‘它’救,只是简简单单的机缘巧合吗?那是‘它’的算计!‘它’的算计就是天算!”

    “但林老板救了我,这是事实。”乔老板低声道:“不管是不是算计,‘它’终究是给了我自由,他也救了我,我向他报恩……这也是我的自由。”

    女娲娘娘注视着他,沉声道:“即便‘它’苏醒会导致三界天道覆灭,会让无数修行者因此灭绝?”

    “我本来就是外魔……只是渴望自由的外魔罢了。”

    乔老板的目光扫过了众人,轻声道:“我只是喜欢这个世界,但并不喜欢你们修行者,我想‘它’也是这样。”

    女娲娘娘等天道大能沉默了下来,并未阻止乔老板。

    也阻止不了。

    九大根源都已经消失,自然也就没了神位之力。

    天道一方不过是化身罢了,而乔老板即便没有了本源威能加持,但也是真正的魔祖,单单是魔躯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我去见‘它’了。”

    乔老板轻声说了一句,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原地。

    “我等也去吧。”女娲娘娘轻声说了一句,化身便也消失在原地。

    “唉……”

    众多天道大能叹息一声,化身也纷纷跟随而去。

    刹那间,乔老板便已抵达苏城旧城区的偏僻陋巷之中,来到了那间普普通通的字画店的门前。

    只是,在这灰暗死寂的世界内,并没有他的存在。

    他就像是一个无法进入魔域的凡人一般,依然身处人间。

    乔老板收起了魔域,天地间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天边是昏黄的落日,眼前是充满生机的松树,以及这间平凡的字画店。

    字画店的门前,正站着林止水。

    “乔老板?”

    林止水站在店门口,看到乔老板忽然出现的同时,不由得微微一怔,眼神豁然变得茫然起来,仿佛其中映照着整个三界的运转。

    随即,他缓缓闭上双眼,又慢慢地睁开。

    只是刹那间,却仿佛过去了无尽岁月。

    他像是刚刚苏醒一般,打了个哈欠,轻声道:“来了?”

    乔老板知道他醒了,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林老板,能否告诉我……我们头顶上的星空到底是什么?”

    林止水伸了个懒腰,仰头望着天空,说道:“人间牢狱这个说法你应该听过,说的其实没错,这片星空……不过是囚禁我的监牢罢了。”

    乔老板忍不住问道:“那你做的这些,就是为了打破牢狱?”

    “你也同样渴望自由,不是吗?”

    林止水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你应该深有体会吧……真正的自由,并非是为所欲为,那样只会造成混乱,而是建立在高度的秩序和规则之下,否则与上古时期又有何异?”

    只见一道道天道大能的化身不断出现在字画店门前,忐忑而氐惆地看着他。

    “别害怕。”

    林止水的目光缓缓扫过天道大能们,露出一丝微笑,轻声道:“我只是……想创造一篇盛世华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