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 第四十六章 瓜大
    “训练时间已到,请使用者不要随意乱动,正在退出训练场。”

    岳霖摘下头盔,走出训练舱,在非常狭小有限,坐下来都没办法伸直腿的情况下直接瘫坐在地靠墙就睡。

    还是之前的那个房间1073,这个房间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都属于他。

    岳霖购买了8小时的初级基础对战(无武器),现在已经使用6个小时,还剩两个小时的使用时间。

    训练室的使用可以以小时为单位自行调整,每次间隔不得超过8小时,使用同一个房间超过三天需要缴纳额外房间费。

    前面6个小时的训练中,岳霖被能量枪轰了无数次。

    各种姿势,各种位置,各种角度,在被能量枪轰的过程中岳霖确定了一点——破烂机甲没有开挂。

    拳脚上的事情岳霖不懂,机械上的事情他很了解。用枪之前破烂机甲揍岳霖靠的是技术,用枪之后破烂机甲揍岳霖纯靠枪,他的所有动作姿势反应都是在辅助能量枪的发射。

    而破烂机甲用能量枪轰他的每一枪,都符合机械逻辑和能量枪原理,没有开挂。

    能量枪不同于普通枪支,它的子弹是核心能源,扣下板机到子弹发射之间有短暂的时间差,前一腔和后一枪之间需要必要的充能时间差。这个时间差原先是多少岳霖不清楚,在被破烂机甲轰了6个小时后岳霖心中已然有数。

    破烂机甲就是一个系统设计出来的完美战斗机甲,虽然他很破烂,型号也很老旧,但他却能在最烂的条件下打出最强的招式。

    它能充分利用机甲本身结构,打出力量最大的拳,踢出力道最强的脚。

    它也能精确计算能量枪充能时间,卡着时间点,就像是那些能算技能冷却时间计算着出招的游戏高手一样,每一枪都充斥着算计。

    这也是为什么破烂机甲的出厂是10次一个循环,毕竟破烂机甲只是系统设定的一个所谓的完美机甲程序,并没有真人来操作,一旦对战招式多起来破绽也会随之多起来。

    实际上它从循环的第5次开始漏洞就变得多了起来。

    无论是赤手空拳还是携枪作战,破烂机甲循环中的前5次都算得上十分精妙。岳霖只能靠不断挨打去记忆破烂机甲的动作,像背定式那样去背它的动作,背自己应该有的反应。

    后5次破烂机甲的破绽逐渐变多,如果不是岳霖出拳力度没他大不敢跟他硬刚,换左柯这种擅长硬碰硬的壮汉来,未尝没有将破烂机甲锤翻在地的希望。

    只可惜这种靠背破烂机甲招数和反应的方式只适用于双方都赤手空拳状态。

    一旦进入能量枪阶段,岳霖就算把招式背得再熟也躲不过去。

    似乎初级无武器的机甲基础对战,训练者除了躲闪和挨打之外就没有其他选项。前期尚有躲闪的余地,后期让你躲无可躲,灵敏度不够高的机甲能躲过一两枪,绝对躲不过卡着充能时间发射的10枪能量枪。

    这个训练就真的这么没有意义吗?

    天亮了。

    岳霖睁开眼。

    睁开眼和岳霖都惊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梦里他一直在对先前的训练进行复盘。

    也可能是睡觉之前被狂揍两小时,他带着对破烂机甲的疑问闭眼入眠,他觉得自己在梦中复盘,其实是他在睡觉之前脑子里在复盘。挑战赛中睡觉本就是系统设定,于玩家而言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不可能会真的做梦。

    “要是左柯和陆嫣能操作机甲就好了。”岳霖叹了口气,插卡,进舱。

    还有两个小时训练时间,下午就是和呱星盗团定好的面试时间,岳霖必须抓紧时间把这两个小时用掉。

    另一边,前台换班的壮汉正在闲聊。

    过来接班的壮汉好奇地瞟了一眼岳霖所在的1073号房间方向,问:“那个买了8小时无武器机甲基础对战的矮个还没出来?”

    “没呢,我估计今天晚上能出来就不错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团的犯了什么错,居然被罚8个小时。”

    “他们老大也挺狠的,要是真犯那么大错一枪毙了不就行了。8个小时,你说那个矮个要是死在里边咱们要不要负责?”

    “虚拟训练除非出现事故怎么可能会死人?要死也是回去精神崩溃再死。能操作机甲的人才哪个老大舍得杀了,要我说这罚8个小时可比死难受多了。上次我见到一个罚4小时的,两天,中间休息的时间也挺长。出来的时候人都是扶墙走的,还没走到门口就倒了,最后被他们团的人拉回去的。”

    “才4个小时就这么夸张?”

    “你以为呢?好多不懂又贪小便宜的买一个小时,回去得缓好几天才能缓过神来。”

    两个壮汉你一言我一语,倒是有了些百货大楼前台柜员聊八卦的意味。

    聊着聊着,来换班的那个壮汉发现时间早就过了,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我昨天来换班的时候独眼跟我说,那矮个今天中午前会退房。我跟他打了个赌,堵那矮个最早今晚才能出来。反正离中午也没多久了,我就在这看看那矮个今天中午之前会不会出来。”

    “肯定出不来,你就等着数钱吧。”

    话音刚落,岳霖就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很多东西即使一开始没办法接受,次数多了时间长了渐渐也就习惯了。岳霖揉着脑袋打着哈欠走到柜台边,在两位壮汉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还卡准备走人。

    门口没人,不知道是臭肉没到,还是他来了不敢进来在训练场外候着。

    “对了,我得给你们提个意见。”岳霖难得看见柜台有两名柜员,“你们应该把这个无武器机甲基础对战的名字改一下,改成训练者无武器。不然也太误导人了,上次我就想提醒你们。”

    见两个壮汉没什么反应,岳霖只当是NPC一贯冷漠,扭头走了。

    “他……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换班壮汉懵了。

    “是不是8个小时时间太长脑子坏了?”输钱壮汉也懵了。

    岳霖走出训练场,臭肉果然在外面候着,见岳霖出来也连忙迎上去。

    “岳部长,我们是现在过去吗?呱星盗团的地方离这有点远,走路过去可能需要三四个小时。”臭肉不愧是星盗团头号省钱小能手,去哪都用走的,从来不考虑坐公交。

    “今天是谈生意,我们要大气一点,坐公交!”岳霖表示虽然星盗团现在是没什么钱了,但是做公交的钱还是有的。

    公交车就是个大铁皮箱子,造型不咋地速度还挺快,没什么人。臭肉可能没怎么坐过公交所以显得有些拘谨,只有在透过车窗看到远处有人在枪战时,才会兴奋的指着枪战的方向跟岳霖道。

    “岳部长你看,那边又打起来了!”

    岳霖真是想不明白,臭肉这孩子胆子也不大,怎么就那么爱看热闹呢?

    呱星盗团约定的面试地点是他们地盘的一个大型空仓库里,地方很敷衍,面试官的分量却很大,呱星盗团的团长亲自面试,可以说是很重视了。

    整间仓库都被清空,只有两架机甲在里面显得十分瞩目。很显然,这次面试地点会定在仓库就是为了打架方便且不损坏东西。

    呱星盗团团长瓜大是一个身高两米,络腮胡,胸肌肱二头肌哪哪都大,身材十分壮硕的一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典型壮汉。就这身材,小点的机甲都钻不进去。

    岳霖往他身边一站,衬的跟个小鸡仔似的。

    值得一提的是,呱星盗团的成员名字都非常好记,瓜大瓜二瓜三路排到瓜七十八,排名决定地位,只要对方一报名字你就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岳部长是吧?久仰大名,昨天我一听你们团的臭肉提起你们地球人星盗团三位老大的经历,就觉得亲切和佩服,想都没想就定下来是你们了。”只能说瓜大不愧是中型星盗团的团长不光会用成语,还会寒暄客套以及吹捧对方,这文化素养比一般的星盗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没有没有,肯定是这小子夸大其词了。我们只不过是小星盗团,4个成员3个老大说出去都让人见笑,以往的那些经历也都是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您能看上我们选中和我们拼单是我们的荣幸。”互相客套这种事请岳霖再擅长不过。

    见自己好像客套不过岳霖,瓜大便想着随便说点再直入主题:“岳部长太谦虚了,你们地球人星盗团的前身我也略有耳闻。虽然只是个小星盗团,但也有几十号人。你们三个人赤手空拳便屠了对方夺下飞船,怎么能说是不值得一提呢?尤其是岳部长你,隔着20米用D9型能量枪一枪击中目标,这样的本事,也只有在星际战场上久经风霜的老兵才有。”

    岳霖心想着你就想多了,在久经风霜也没办法控制D9型能量枪啊,他那纯属是运气好。

    “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岳部长你们才刚当星盗可能不懂我们星盗的规矩。在我们星盗这里拳头比什么都好使,实力摆出来便能说明一切。我这里准备了两台F型机甲,你也别嫌差,好机甲打坏了我也心疼,您就随便拿出点本事和我手底下的人切磋一下,点到为止即可。”

    “机甲上的武器都已卸了,这里空间不大,若是打坏些什么就不好了。”

    说完瓜大就扭头看向身后的一个壮汉:“瓜七,你来试试岳部长的身手。”

    瓜七站了出来,走向机甲。

    岳霖:……

    茶也不给喝,坐也不让坐,一来就开打。

    这直来直去的风格,确实挺星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