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大数据法则 > 第五十三章 崩掉大牙
    楚飞脚步飘忽、迅捷、轻灵,不管从背后、侧面还是正面飞来的攻击,总能轻易躲过。

    感知之风对周围无死角监控,前进的每一步都精密计算了,躲过攻击的同时,又能追击目标。

    偶尔有躲不过的攻击,风之翼就会出现,如同两面巨大的盾牌。

    只看到楚飞左手虚握,有清风流淌,阻挠目标移动;右手挥舞,小小的风刃灵活地划过一个个脖颈。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姿势越发熟练!

    楚飞的效率越来越高,博山一中的学生又挤在一起,跑也跑不了。

    恐惧、尖叫,此起彼伏。

    有几个小高手挡在楚飞前面,可他们的防御竟也挡不住风刃,或者被楚飞轻易绕过。

    风刃飞舞,发出金属的铿锵声,震颤心灵。

    “楚飞,住手!”一声惊呼传来,陈文新终于上线,一眼就看到楚飞的疯魔状态。

    楚飞充耳不闻,左手控制清风流淌,抓着一个学生的脑袋后仰,露出白嫩的脖颈;学生眼神中透着恐惧,浑身瑟瑟发抖,脖颈上青筋暴起。

    薄如蝉翼的风刃如一道闪电,就要划过这白白嫩嫩的脖颈。

    “唰!”一个定身术出现,瞬间定住一切。

    但楚飞的风刃竟然还前进了两厘米,最终贴在目标的脖颈上,渗出一丝血迹。

    风刃终于停下。

    此时终于可以看到风刃狰狞的结构,薄如刀锋,刃口有细密的锯齿,激烈颤抖。

    博山一中的导师也上线了,匆忙丢下一片狂风,将双方隔离。

    陈文新的身影落下,取消了定身术,看着那狰狞的风刃都忍不住发出惊呼,而后点着楚飞的眉头,哭笑不得:

    “你还真行啊。就算是潜力达到10的修士,都不见得凝聚这样的风刃。”

    楚飞眨了眨眼,眼睛中的疯狂和冰冷渐渐消散;看着陈文新,又看了看四周,忽然眼睛一闭,向后倒去。

    陈文新一惊,赶紧扶住楚飞。可楚飞却化作星光飞散。

    “楚飞!”陈文新惊呼。

    看了看四周,陈文新紧急的大喊一声,“都站着别动,谁也不准下线。”

    话音还在回荡,陈文新下线了。

    等陈文新下线后,黄海峰左右看了看,大喊一声:“快下线啊!等死吗!”

    刘波有点犹豫,“老师说……”

    黄海峰翻了翻白眼:“老师还能说,你们赶紧跑,别被抓着把柄?”

    同学们纷纷反应过来,立即下线了。

    两边的学生都如此。只一会功夫,现场就剩下两人:博山一中开窍班导师、还有从头到尾都在发呆的军装。

    博山一中的导师转头看了一眼军装,冷哼一声,也下线了。

    军装呆愣原地,脸色煞白煞白的。

    却说长兴二中、开窍班(大礼堂)二楼,三百多学生挤在这里,大家一起围观楚飞。楚飞躺在虚拟仓中,陷入昏迷中。

    两个军医、吴医生、方医生,正在给楚飞检查。

    杨小竹趴在虚拟仓旁边,双手抓着边缘,手指苍白。

    陈文新看大家都下线了,毫无表示。

    好一会,吴医生起身了,对陈文新笑了笑,“没事,是精神力消耗过甚,进入一种自我保护状态,又触发了虚拟仓的保护系统,强制进入昏迷中。

    睡一觉就好了。”

    方医生也起身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诊断的。”

    学生们松了一口气,而后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刚刚可是有不少人录了视频的。

    视频中,楚飞宛如一个行走的死神。

    孙艳艳看了之后,撇嘴,“我死的时候楚飞毫无表示,杨小竹死了,楚飞就疯了。”

    杨小竹一把掐住孙艳艳的脖颈,“再乱说,撕了你的嘴巴。那是下线,不是死了!”

    孙艳艳转身挠着杨小竹的腋窝,两人笑嘻嘻的打成一团。

    “安静!”陈文新大怒,“孙艳艳,杨小竹,你们两个闯大祸了,知道不!”

    孙艳艳嘟嘴,强势回怼:“我们是保护国家秘密呢,闯祸的是博山一中!这件事情博山一中若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大家法庭上见。”

    陈文新皱眉,“怎么回事?”

    杨小竹说了起来:“我们得到水晶骷髅头后,我就下线联系老师。

    老师你说有军方的人过来迎接。

    结果我们没等到军方的人,反而是博山一中上百名学生过来抢夺。这问题很严重!

    为了保护国家秘密不泄露,我们只能……只能毁掉水晶骷髅头。”

    陈文新一听,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博山一中是适逢其会吧,你们本来就抢了人家的任务品。”

    杨小竹摇头,“我们的坐标可是秘密。博山一中如何得到我们的具体位置的?”

    陈文新微微点头,“有没有录制视频?”

    孙艳艳立即举手,“我开了全程录像。

    不过我只能给复制资料,原件我要保存。

    打群架是红线,足够在档案中留下污点。而原件可以证明我们的青白。”

    陈文新脸色发黑,得到复制的视频后,严厉叮嘱大家不准离开学校,又关闭二层大门,将大家赶到一楼上自习。只有楚飞留在二楼医务室。

    陈文新前脚刚走,孙艳艳就跳到讲台上,兴奋地说道:“事情大家都清楚了吧,现在需要大家群策群力,请律师,多多益善。我们要来一场正义的战争!

    敢打我们,就要做好崩掉大牙的准备!

    打群架可是红线,足够在他们的档案上留下一个大大的污点!”

    这边,陈文新气呼呼的直接冲到有关部门,一脚踢开办公室大门,怒吼,“屎壳郎,你做得好事!”

    一个青年军官坐在办公桌后面,旁边还有一圈军装。青年军官一头黑线,“陈文新,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陈文新冷笑,“你说派人去迎接水晶骷髅头,结果博山一中上百学生去抢。这件事情你要不给我一个解释,小心闹到军事法庭上!”

    青年军官一脸无奈,头痛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解释。

    但现在你能不能别闹了,你那些学生们准备捅翻天了。”

    陈文新瞬间安静了,疑惑地问道:“翻什么天?我走的时候让大家上自习呢。”

    “是啊,上自习,自习法律呢。

    你那帮学生的家长们,都联系了十几个中大型的律师事务所,准备将博山一中开窍班六百多学生告上法庭,罪名是间谍罪。

    喔艹,都能耐了啊!都会网罗罪名了!”

    陈文新吓了一跳,赶紧联系杨小竹,让大家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