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泰小说阅读网 > 问丹朱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旁观
    常家湖边铺展的长亭宴席上,只坐了一桌人。

    精心挑选的婢女们笨拙的侍立在四周,坐在席间的常大老爷等人也神情呆呆。

    唯有主座的年轻人大吃大喝畅快。

    周玄将一只鱼头仔细的吃完,对常大老爷赞叹:“这鱼真不错,是你们湖里养的吗?”

    他伸手指着旁边的大湖,湖边雕梁画栋的游船,倒影在湖水中,宛如一幅画。

    常大老爷挤出一丝笑:“是,侯爷喜欢就好。”

    周玄笑道:“本侯很喜欢。”将酒一饮而尽,再晃了晃小酒壶,空荡荡。

    青锋立刻唤一旁的侍女:“添酒添酒。”

    侍女有些僵硬的端着酒过来。

    周玄抬手制止:“不用了。”他站起身,“本侯吃好喝好了,还有事,就不叨扰常老爷了。”说着看向一旁,凉亭下常家的女眷们都挤在哪里,见周玄看过来,不管多大年纪的女子们都纷纷向后躲去,周玄嘴角弯弯一笑,“也让夫人小姐们自在的吃吃喝喝。”

    常大老爷呆呆的跟着起身,下意识的挽留。

    周玄看着他一笑:“常老爷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呃?常大老爷顿时打个机灵醒了,有些惊惧的看周玄,年轻的侯爷却没有再咄咄逼人,哈哈一笑,越过他大步而去。

    年轻人身体挺拔,举止嚣张,日光下耀目——

    唉,常大老爷伸手掩住脸,如果不是在他们家的宴席上耀目就好了。

    早听过周侯爷跋扈,今年算是见识了——虽然他们能与京城权贵来往,但周玄这般身份的还是够不上,去年周玄倒是也来了,但那时候周玄只是跟着金瑶公主,并没有与其他人打交道——

    “如果金瑶公主来的话,大概就不会这样了。”一个老爷喃喃。

    “那陈丹朱也会来啊。”另一个老爷叹气。

    陈丹朱来了的话,世家权贵们都不会来赴宴的,跟现在这场面还是一样啊。

    “那不一定。”又一个老爷认真的分析,“虽然大家是要给陈丹朱难堪,但金瑶公主周玄都来的话,肯定还要顾忌他们的面子,多少会来一些。”

    再说了,不来与被赶走,是两回事。

    是这个道理啊,这一桌上的老爷们慢慢的点头。

    常大老爷回过神,冷笑一声:“想什么呢!陈丹朱来了,世家权贵瞧不起我们,陈丹朱不来,周玄闹事把人赶走,世家权贵们也会恼恨我们,总之,倒霉的都是我们,有什么不一样,都一样!”

    说罢甩袖子气呼呼的走了。

    余下的老爷们你看我我看你,神情沮丧的摆摆手,散了散了。

    不提常家的沮丧,周玄快马疾驰向京城去,青锋跟在后边不时的大笑。

    “那些人的脸色啊——公子你看到了没?”

    “我也吃了酒菜,都是上品,常家这次真的下血本了。”

    “哈哈哈,这次他们可亏大了。”

    一路只有他的声音,周玄只是纵马疾驰,一语不发,一双眼亮晶晶的看向前方。

    青锋再次拍马靠近大声喊“公子,公子,我们快去告诉丹朱小姐这个好消息,让她也高兴高兴。”

    她?周玄拉下脸哼了声。

    “不知道丹朱小姐回去了没有?”青锋又自言自语,“是不是还在铁面将军的墓前哭鼻子。”

    唉,丹朱小姐这些日子受委屈了,只能去将军墓前哭了。

    周玄握着缰绳的手微微迟疑一下,前方就是路口,一边是往京城去,一边是往铁面将军墓地。

    陈丹朱这时候还在墓地吗?

    他要是过去的话,会不会太明显是去找她的?

    看到他来铁面将军墓前,她会不会发疯?毕竟在这个蠢女人眼里,自己是害铁面将军的凶手。

    周玄的脸色沉沉,攥着缰绳的咯吱响,陈丹朱真是气死他了,就算他是害死铁面将军的凶手又怎么样?她就真的视他为杀父仇人!

    只要一想到当日在营帐里,铁面将军的尸首前,陈丹朱看他的眼神,周玄就又是气又是痛,都无法呼吸。

    不就是因为铁面将军一直护着她吗?她就把他当成了世间唯一的靠山,救命的稻草了——

    想到这里,周玄的心又软了软,丹朱也的确是很可怜,看起来风光,实则身处险境,一路横冲直撞张牙舞爪的撕咬,围绕她的也都是獠牙,伺机就要将她撕成碎片。

    看铁面将军才过世,陈丹朱就被一场权贵们的宴席狠狠的羞辱。

    不过没关系啊,还有他呢,他会让她看到,这世上不是只有铁面将军是她的靠山。

    这件事也不用亲自去跟她说,消息肯定传开了,她会知道的。

    周玄深吸一口气,松开缰绳催马,疾驰越过了岔路直向京城去,果然不其然,经过桃花山下最热闹的茶棚,就听到路人议论纷纷,虽然听不清说的什么,但嗡嗡一片中有个名字不断的响起。

    “陈丹朱——”

    “就是陈丹朱——”

    “——陈丹朱——”

    待会儿陈丹朱也会经过这里,她跟这个卖茶的阿婆关系好,肯定会停下来喝茶,然后就会听到常家宴席被搅散的事。

    周玄放慢了速度,竖起了耳朵。

    “——陈丹朱一直是这样过城门的,没人敢拦她。”

    “但不是说现在跟以前不同了?陈丹朱还能这么嚣张啊?”

    “的确不同了,以前出行只带着一个车夫,现在呢,后边几百个兵——”

    “好吓人呢,过城门黑压压的,没人敢说话呢。”

    什么?什么城门?不是应该谈论常家宴席吗?周玄皱眉,怎么回事?

    青锋也竖着耳朵听的更多:“公子,好像是说丹朱小姐适才回去了,过城门的时候闹的动静很大,带了很多兵马。”

    陈丹朱哪来的兵马,先前在军营里来去自如,那是因为铁面将军,将军不在了,兵马哪里还认得她是谁。

    周玄皱眉,也顾不得在这茶棚停留了,疾驰向城门,去问问怎么回事,到了城门,也不用问,远远的就看到聚集了不少人,对着城中一个方向指指点点议论。

    “周侯爷!”城门守兵远远的看到周玄,立刻再次清路,守兵还上前施礼。

    “怎么回事?”周玄喝问,“城门前怎么聚集这么多人?”

    守兵忙道:“侯爷,好像是六皇子来了。”

    六皇子?周玄愣了下,他当然也知道六皇子,小时候还见过,但早就没了印象,六皇子怎么会来这里?

    “你看,那就是护送六皇子的骁卫重骑。”守兵指着前方。

    周玄抬眼望,越过聚集的人群,见距离城门不远的一处空地有百人重甲兵列阵,围护着中间一辆宽大的黑色马车。

    重甲骁卫的确不是谁都能用的,难道真是六皇子来了?

    周玄拍马上前。

    这边已经有不少文官武将,这么多重甲兵入城,京城的官府都被惊动来询问,当听到是六皇子时大家也很惊讶。

    先前皇子们入京都是提前宣告了,有兵马清路,太子入京的时候,皇帝还亲自来接了,没有一个皇子是这样静悄悄的。

    而且,来了之后还停在这里?

    但他们求见六皇子的时候,车窗掀起小小一个缝隙,一个小童探出头,对他们嘘声:“殿下睡着了,不要吵。”

    睡着了?官员们你看我我看你,哪有这样的?不过,六皇子也跟常人不同,久病之身——

    周玄站在外边神情惊讶,他见过那个小童,在西京的时候跟随皇子们去探望过一次六皇子,虽然没有见到六皇子,但见到了这个小童,是六皇子府里大夫的徒弟——真的是六皇子来了。

    陛下竟然把六皇子接来了?为什么把六皇子接来?是六皇子快要不行了,陛下要见最后一面吗?

    他对这个六皇子不感兴趣,调转马头向皇宫去。

    皇宫里已经得到消息了,进忠太监急急忙忙的向大殿奔去,刚迈进去,就被急急忙忙冲出来的人撞到。

    “哎呦阿吉。”进忠太监喊道,“要是别人,我就好一顿打。”

    阿吉施礼连连道歉,知道进忠太监说的不是假话,别说这位大太监了,以前随便一个太监都能打他一顿。

    “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进忠太监呵斥,“告诉你多少次,在陛下跟前当差了,长进一些吧。”然后看到阿吉呆呆的脸色,又想到什么了,“那,丹朱郡主来了?”

    阿吉苦着脸对他点头:“非要见陛下,说不见就要带着骁卫闯进来,说有天大的要事回禀。”

    丹朱小姐说谎话总是理直气壮,她能有什么天大的要事啊。

    进忠太监哎呦两声,铁面将军死后,陈丹朱封了郡主,进忠太监就再没见过她,丹朱小姐也似乎在京城消失了,前一段被人欺负成那样,也没见她喘口气,就好像已经埋葬在那座郡主府里了。

    丹朱小姐,这是又活过来了?